因某些原因,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,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.pyp5.com(笔下文学首字母+66点com,pyp5.com)找到回家的路!

张辰惊讶极了。

虽然他的黑客技术只有精通级别,还没有达到大师。

但他昨晚可是使用了好几个肉鸡,并且把痕迹都抹除干净了。

就算清风娱乐的人怀疑他,也不应该这么快就找到他才对啊!

唐欢被急刹车甩的不轻,一脸懵逼的把手机递过去:“微博上都在说这事儿呢。”

张辰急忙把手机接过来,刷刷刷从头开始看到底怎么回事。

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之后,张辰马上就无语了。

他踏马这是遇到了一群什么粉丝?

别人家的粉丝,都是把那种脏水拼命的往外泼。

他这群粉丝倒好,这是嫌他屁股底下不干净啊!

硬生生的把脏水往回端!

奶奶个腿儿的!

这群沙雕!

简直气死老子了!

或许,就连这群沙雕粉丝自己也没想到。

他们开玩笑似的说的几句话,居然就是真相!

但是这事儿张辰能认吗?

绝对不能啊!

傻子才会认下来!

黑客可是犯法的好不好!

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,张辰绝对不会承认恶作剧邮件就是他搞出来的!

就算被所有人都知道是他。

只要没有证据。

他就绝对不会承认!

咔咔咔!

拿出自己的手机,张辰三下五除二的编辑好一条微博发了出去。

叮~

唐欢听到提示音,马上点开张辰刚刚更新的微博。

——不可能!这件事绝对不是老子干的!

看到这条微博,唐欢更懵了。

他一脸狐疑道:“三儿,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?”

张辰一愣,问道:“有吗?”

唐欢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。

张辰想了一下,好像……

确实是有点儿不打自招的意思?

他急忙把刚刚那条微博给删了。

但是!

已经晚了!

微博上。

他那条微博早就已经被无数的人看到了。

而且,跟唐欢同样想法的大有人在。

“我去!辰哥这是不打自招了吗?”

“辰哥越是这么说,就越说明这件事肯定是他干的!”

“666666!辰哥牛逼!”

“咦?辰哥怎么删微博了?”

“哈哈!辰哥这是做贼心虚了啊!”

“@张辰:你删晚了,我们都看到了!”

“@张辰:你就认了吧,除了你根本没人能干这事儿!”

“娱乐圈最大乌龙诞生!”

“本来我们没真怀疑你,就是开个玩笑,现在百分百确定了就是你干的!”

这群沙雕网友是看热闹根本不嫌事大。

张辰把微博删除了,他们就在张辰以前的微博下面回复。

或者干脆重新创建一个话题!

看着这群沙雕的神奇操作,张辰无奈极了。

他默默地叹了口气,艾特了一个闹的最欢的辰粉。

“@张辰是我亲老公:嘘!小点儿声,让清风娱乐知道了,又要打压老子!”

辰粉们顿时闹的更欢了。

“你还怕清风娱乐打压?”

“打压就打压呗,反正他们打压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!”

“就是!让他们打压呗,反正他们拿你也没办法!”

“你可是硬刚之王啊,你千万不能怂,一定要支棱起来啊!”

“支棱起来+10086!”

“必须支棱!”

皮卡车里。

张辰无奈极了。

他遇到的怕不是一群假粉丝吧?

就和这些看小说的读者一样,总是黑自己干啥啊!

给刷点好评,让好评分涨涨,就那么难嘛!

求求你们,别黑我了啊!

好半晌,张辰才重新发了条微博。

“你们牛逼!”

发完这条微博,张辰也不管这群假粉丝了。

他开着车继续朝小青的巢穴赶。

……

清风娱乐。

赵青山终于接完了所有找他麻烦的电话。

他心里恨极了那个制作病毒邮件的人!

就因为这个恶作剧邮件,他这一上午净挨骂了!

这时。

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,报告道:“赵董,网上都在传这个恶作剧邮件是张辰发的。”

“张辰?”

腾的一下!

赵青山鲤鱼打滚,直溜溜的站起来了!

他现在最恨的人,一个就是发恶作剧邮件的人,另一个就是张辰!

结果——

他的秘书告诉他——

这俩人居然是一个?

我日他姓张的姥姥啊!

“怎么回事?”

赵青山深呼吸几口气,生怕气出自己心脏病,又急忙问道。

秘书把张辰的微博点开,简单的说了一下来龙去脉。

看完之后,赵青山怒从心来,大吼道:“张辰,你特么这是在找死!”

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,赵青山又问道:“收购抓鱼直播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

秘书缩了缩脖子,说道:“还在进行,但直到现在都不顺利。”

赵青山唰的一下就火了。

啪!

他猛地将茶杯摔到地上,质问道:“我问你多少次了?每次都是不顺利不顺利!你下次能不能换个说法?”

秘书跟鹌鹑似的,把头深深埋在胸口,始终默不作声。

好一会儿,赵青山才感觉气消了一点儿。

“行了,你下去吧!”

挥挥手,赶走秘书,赵青山拨通了范铭的电话。

嘟——

嘟——

电话通了。

赵青山马上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范总,上次你说的那个事怎么样了?”

范铭呵呵道:“人选已经物色好了,最迟下午就能开播,怎么,赵董已经等不及了?”

赵青山哼道:“范总你是不知道,这个张辰简直就是一个臭流氓!混蛋!”

“哦?”

范铭愣了一下,问道:“赵董是在说那个恶作剧邮件?”

赵青山气呼呼道:“就是这个!他自己不是都亲口承认了吗?我马上就让法务告他个倾家荡产!”

范铭笑了笑,说道:“我倒是觉得这个恶作剧邮件不是他发的。”

赵青山疑惑道:“他不是亲口承认了吗?”

范铭道:“他那个最多算变相承认,他这么做无非就是给他自己找热度,增加人气罢了。”

赵青山不甘心道:“那就这么放过他?”

“当然不!”

范铭当即冷哼一声,道:“让你的法务马上起诉他,法院那边再安排一点人,能拖垮他最好,拖不垮恶心他一下也行。”

听着范铭指点的高招,赵青山瞬间喜上眉梢。

范铭说的没错!

凭什么只能张辰恶心他?

不能他恶心张辰?

这次!!!

他就让张辰知道知道,什么叫黄泥掉到裤裆里——不是屎也是屎!

候鸟经纪。

范铭在电话中给赵青山指点道:“你这样……”

黑西装徐海站在他旁边,头一次为范铭祈祷起来。

以前,每当范铭想出什么办法对付张辰的时候,他总会为张辰感慨一番。

如果没有范铭,张辰肯定早就一飞冲天了。

可现在呢?

范铭使了那么多手段,张辰还不是照样活蹦乱跳的?

徐海突然觉得,这位号称屡战屡胜的范总,这次很可能还会败在张辰手上!

同时。

我们最可爱的团宠,小青巢穴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