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某些原因,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,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.pyp5.com(笔下文学首字母+66点com,pyp5.com)找到回家的路!

“呵呵!没想到车文广还挺有办法吗?”

在心里感慨了一句,老宋迅速拿定了主意。

他走到另一幅《沁园春》那里,粗略的打量了一眼。

平心而论!

这首《沁园春》的确也不错!

但跟他刚刚看的那一首比起来,马上就相形见拙了!

不管是从书法,还是从内容本身,都比他刚刚看的那一首差了很多!

这么一来,他更是瞬间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他嗤笑一声,哼道:“不错?这也叫不错?”

刚刚说话的那名评委愣了一下,抬起头问道:“宋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他不久前还被老宋知会过,说这次内定的魁首是《沁园春》。

因此!

他在看到这首《沁园春》的时候,才大喊了一声,目的就是想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过来。

然后!

光明正大的把这首《沁园春》捧为魁首之作!

老宋哼笑道: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他指着那首《沁园春》,说道:“先说这字,这字写的太过潦草,连小学生都不如,一看就是时间快到了,急忙写出来的应付之作!”

“一个人可以没有真才实学,但却不能不端正态度!”

“这么重要的文会上,居然用这种儿戏一般的字来糊弄,简直不可救药!”

说完,他看向被吸引过来的众人,问道:“我说的没错吧?”

“没错!”

“宋兄说的好!”

闻声而来的几名评委纷纷点头附和起来。

确实!

就像学生写作文一样,这种糊名的诗作,书面分也是非常重要的!

一个人字迹写的如此潦草,哪怕内容写的再好,给人的第一印象,也会大打折扣!

老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继续说道:“再看看内容,乍一看,语句都十分优美,但仔细一看,却都是用的一堆毫无营养的所谓华美辞藻堆砌而成!”

“我说这首词华而不实……不!这首诗用字虽然华丽,但字迹却太过潦草,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都算不上!”

“所以!我说这首词堪称这次文会最烂的一首作品,也没任何问题吧?”

众人闻言,除了少数几个人马上附和外,其他人都纷纷皱起眉头。

在他们看来!

这首词除了字迹潦草一些,其他的都还说的过去,算得上一首佳作。

可!

既然老宋都当众这么说了,那他们也不好直接反驳。

“你们再来看这首词,同样是《沁园春》,同样是写雪,但不论字迹还是内容,都足以甩刚刚那首十八条街!”

老宋说完,将众人的目光引到他刚刚看过的那首《沁园春》上面。

随后!

“卧槽!这首词这也写的太好了!”

“这首词堪称绝唱!千古绝唱啊!”

“没错!而且这首词的字迹看似潦草,却实则潇洒磊落,狂放大气,惊世骇俗!”

“这首词的作者之所以用这样的狂草来书写这首《沁园春》,正是因为只有这样的狂草,才能够跟这首词中所蕴含的豪放、大气完美的契合!”

所有的评委全都疯狂了!

此时!

他们终于明白老宋刚刚为什么会竭尽一切所能贬低那首《沁园春》了!

因为!

跟眼前这首《沁园春》比起来,刚刚那首《沁园春》完全就是个渣渣啊!

不!

不是渣渣!

那首《沁园春》连渣渣都不配!

只配当一坨翔!

没错!

就是内定魁首王多宇现在正在拉的那种翔!

很快!

在把所有的参赛选手的诗词全部看完之后,所有人一致把他们刚刚看过的那首惊为天人的那首《沁园春·雪》定为魁首之作!

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十名评委带着三十一幅作品出来了。

“怎么样?”

评委们刚出来,车文广便马上凑过去问了一句。

由于旁边还有人,老宋不便多说,只能给了他一个会意的眼神,示意没有问题!

同时!

老宋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喜。

他觉得车文广和山河这俩货未免也太装了!

他们既然整出来这么一首惊世骇俗的诗,为什么还要耍那些小手段?

绕来绕去的,把读者大大们都绕晕了!

直接把这首词亮出来,谁踏马还能跟他们抢魁首?

简直就是脱了裤子放屁——多此一举!

然后!

老宋嘴角微微一勾。

这次!

车文广他们可欠了他一个大人情!

他不光帮他们把这首《沁园春》捧为了魁首!

还顺便帮他们把张辰那首《沁园春》贬成了一坨翔!

等这次文轩社踩着张辰一举扬名之后,不宰他们个几十上百万,都对不住他这次卖力的表演!

按照流程。

山河和车文广上台,将这次准备好的彩头展示了出来。

“这幅留山居士的《江山图》,便是我们文轩社为此次文会魁首准备的彩头!”

哗!

现场一下就炸了!

即便是再对文学圈不感兴趣的人,也听说过留山居士的大名!

这位留山居士在这个世界的知名度,就跟张辰前世的唐伯虎差不多。

“卧槽!文轩社这次好大的手笔啊!”

“看来他们是对这次的魁首志在必得了,不然绝对不会拿出这样的彩头!”

“这画很值钱吗?快说说!”

“我这么跟你说吧,去年的一场拍卖会上,留山居士的一副画,最后的成交价是三千六百万!”

“三千六百万?我的天呐!这么多?”

“嗯!这幅画虽然比那副小一些,但如果文轩社要卖的话,没有上千万,绝对拿不下来!”

几乎所有人全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紧紧地盯着台上那副正在展示的《江山图》。

这么值钱的画……

哪怕是得不到!

能够多看一眼也是一眼啊!

等以后!

这就会成为他们一笔最大的谈资!

“我曾经为了一个女孩,高考放弃了一道十三分的大题!”

咦?

不好意思!

串台了!

“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,也越过人山人……”

咦?

不好意思!

又串台了!

“我曾经见过留山居士的真迹!一副价值千万的画作!而且它与我的距离,只有零点零一公分!”

而且!

说这句话的时候,必须得牛逼哄哄!

不然都对不起文轩社的诚意!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