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第一个办法行不通,那就只能想办法,把我身体内的神圣之力给吸出来了。(无。,弹窗....”雷普索有些无奈的说道,这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,但是目前,雷普索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吸出来?怎么吸?说说看”伊克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还是可以接受的,只不过伊克不mingbái,怎么才能把神圣之力给‘吸’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感应到,在王宫里中间,hǎoxiàng有yiyàng东西,在不停的吸收空气中的神圣之力,你去把它给我偷出来,其他的交给我好了”“小说章节更新最快。”雷普索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宫中间?你说的轻松。”伊克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里是皇宫啊,可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difāng。

    ruguonénggounàme轻松的在皇宫中进退自如,那国王的脑袋岂不是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国王,基本上都是贪生怕死的人。他们对于自身的安全,yijing到了病态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先不谈,能不能偷到这个问题。我帮你,你有想过,要付出shime样的代价了吗?”伊克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痛宰雷普索的shihou到了,伊克可是一直在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喂,别nàme贪心啊,这件事对你也有好处的。神圣之力吸出来之后,那件东西还不是归你所有,你占了大便宜了。”看到伊克的脸色,雷普索当然zhidào伊克在想shime。

    小子,你等着,这笔账我以后慢慢和你算。

    雷普索咬牙切齿的想着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虽然不甘心,但是由于现在雷普索有求于伊克,雷普索只能表面上不动声色,甚至依然在做着无谓的抵抗。

    “帐。不是这么算的,现在的问题是,我不需要那件东西,而你需要。”伊克笑眯眯的说道,他才不会放过雷普索这个恶魔呢。

    今天不放血,别想让我帮你。想起以前的遭遇,伊克心里不由恶狠狠的想到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投降了,说吧,你想要shime。我看看我还能做到。”也许是zhidàozijiméiyou谈判的资本,在装模作样之后,雷普索很干脆的认输了。

    雷普索是认输了,可伊克却傻眼了。他还指望nénggou看到,雷普索对ziji百般哀求,而ziji每次都无情的拒绝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投降,真没劲。

    胜利来的太rongyi,让伊克有些失望。伊克不由的叹了一口气,他开始考虑报酬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。伊克发现除了攻陷伊斯坦丁堡外,zijihǎoxiàng没shimetèbié想要实现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要shime?这个我还真没想好,算了,今天先放过你。等我把东西舀到了,我们再好好谈谈价钱问题。”于是伊克就把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,反正到shihou东西在ziji手里,不怕雷普索不认账。

    “恩。格隆,这个……又要麻烦你跑一趟了。”在把雷普索搞定之后,伊克一脸不好意思的在脑海里呼唤起格隆来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我就zhidào,你在打我的主意。”格隆一副早就zhidào的语气对伊克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能者多劳嘛。”伊克只能用傻笑来回应。

    一阵悠长的咒语从伊克嘴里飘了出来,很快地面上就像沸水yiyàng翻滚起来,紧接着一个土huáng色的身影从土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样子,伊克是打算让格隆操纵土灵分身去行动。

    一道银光从伊克右手的戒指上射向土灵分身,然后土灵分身的双眼闪过一丝银光。

    “哼,光是土灵分身可不行,至少把维迪斯送你的那个阴影斗篷给我吧,这里是皇宫,高手如云,有了阴影斗篷,会方便很多的。”操纵着土灵分身活动了一下四肢,格隆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可是阴影斗篷放在家里了。”伊克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,这种偷鸡摸狗的道具,伊克怎么kěnéng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“放哪里了,我帮你取。”雷普索这个家伙自告奋勇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问qingchu了阴影斗篷的wèizhi之后,雷普索就钻进了黑色的火焰之中了。

    当雷普索从黑色火焰中钻出来的shihou,一个盒子出现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打开盒子,格隆麻利的把阴影斗篷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恩,不错,大魔导师维迪斯果然名不虚传,做出来的东西就是不yiyàng。”看着眼前模糊的身影,伊克不由的赞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阴影斗篷白天的shihou可以扭曲光线,让人产生视觉上的错觉,夜晚可以吸收光线,让人隐藏在黑暗之中。真不愧是偷鸡摸狗的神器,穿着它去暗杀或是偷窃真是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“哼,那当然。喂,你要不要也分一丝灵魂之力在上面,我们一起出去转转?有你的土系魔法辅助,我们直接从地下走。”格隆很热心的对伊克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不错。”格隆的邀请正中伊克下怀,伊克闭上眼睛,从眉心射出一丝灵魂之力到土灵分身上,然后土灵分身的眉心处一亮,紧接着土灵分身的身体就渐渐的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往前,对,就是这个方向。”在土里,伊克脑海里响起的雷普索那鬼魅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按照雷普索指的方向,伊克操纵着土灵分身慢慢往前游着。

    “停!”游着游着,伊克脑海里turán响起了雷普索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伊克赶紧停了下来,对于雷普索的警告,伊克可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有些麻烦,前面有预警魔法阵。”雷普索的语气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我们地底下啊。预警魔法阵难道也能察觉的到我?”伊克有些qiguài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应该好好去补习一下你的魔法常识,你不会天真的认为,shijiè上只有你一个人能在土里游吗?”雷普索一脸鄙视的对伊克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预警魔法阵就hǎoxiàng一个圆形的球yiyàng,无论是天上或是地下,只有一jiēchu,魔法阵mǎshàng响起警报。我记得在波斯纳群岛的shihou,yijing和你说过一遍了。“在鄙视完伊克之后,雷普索又开始卖弄起他的学识来。”那现在怎么办?“对于魔法,伊克只是个门外汉,他只能求教与雷普索这个恶魔。

    雷普索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甘心。”先回去吧,我记得过几天就是你的受封仪式,等进到里面后,我们再行动。“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♂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