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八十二章 得救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寅时已过,烟雨朦胧的十里秦淮,此时又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城司出动大量人马开始沿着秦淮两岸搜寻杜志国的身影,还包括几只训练有素的猎犬。

    而杜志国落水之后,便一直是潜在水底往上游行动,只是偶尔露出口鼻浮上水面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自打知道是吴贵妃要对付自己后,杜志国便一直在思索脱身之道,四面楚歌的境地,唯有跳河方有生路。

    不杀罗进,对手下动之以情,都是为了展示自己仁义之心,让所有人都认为他会为了义气而坦然赴死。

    杜志国确有枭雄之姿,有那种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气势,说白了就是一个彻头彻尾阴险奸诈之徒。

    至于跳水之后,逃亡何方,杜志国也想的极为明白,这京城中能保住他性命的大概就只有五皇子李旭一人了,所以他现在要逃去的地方就是李旭府邸。

    杜志国想法的确没错,只不过做起来却极为艰难,此时他躲在一艘乌蓬船下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他已在这秦淮河里泡了一个多时辰,能坚持到现在,完全是凭着心底那一股复仇的信念,至于还能坚持多久,他自己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好在是雨夜,河面上雾气极浓,皇城司也一直将搜查重心放在了下游,虽然岸上也一直有人来来回回的巡查,但都被他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就剩这最后的两里水路,上了文德桥,进入文德巷,就是李旭府邸所在,杜志国深吸一口气,继续潜水前行。

    皇城司在下游的搜寻一直没有任何发现,夏腾云也不由暗自心急,若是回京之后办的第一件差事就砸在了自己手里,那在范统领面前还真就不好交差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严先生派人来传话,对夏腾云说道:“夏统领,严先生说让您不妨在文德巷五皇子府附近布防,杜志国在京城无路可走,很有可能会去投奔五皇子。”

    夏腾云对此次行动的全盘计划并不知情,范崇荣只是让他带人听从严先生安排,这也是他对严先生不满的根源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联想到京城形势,夏腾云明白了这次行动大概是与夺嫡之争有关了,难怪范崇荣会急召自己回京。

    夏腾云也是从善如流之人,当机立断下令道:“来人,带一队人马跟着本座,其余人继续搜!”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,杜志国潜行慢游,极为艰难的游到了文德桥底,确认岸上无人后,才爬上岸躺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不敢耽搁太久,杜志国拖着伤重的身躯缓缓爬起,踉跄着朝文德巷跑去。

    就在进入巷口之时,杜志国忽然听到身后传来阵阵马蹄声和犬吠声。

    杜志国意识到不妙,用尽气力大声呼道:“五殿下,救命!”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寂静的巷子里,突然响起一道呼救声,几乎整个巷子里的住户都被惊醒。

    沉睡中的李旭瞬间被这道声音惊醒,看向一旁睡眼惺忪的海棠道:“有人在叫救命?”

    “五殿下,救命啊!”

    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,杜志国也越来越着急,拼了老命的朝前方跑去,只是本就体力不支的他,狠狠的栽到了地上,再也无力爬起,求生的本能让他发出了最后一道求救的呼声。

    李旭确认是有人在向他求救,迅速翻身起床,随手拿起一件袍子披在身上后,便夺门而出,跃上屋顶,朝巷口奔去。

    随后清远大师、于谦、汤先生带着一众隐卫也先后跟了上去,海棠也急忙穿好衣服,提剑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腾云听到了杜志国的呼救声之后,便拔出刀狠狠的刺在了马臀上,势要抢先一步将此獠斩杀于马下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杜志国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动,艰难的抬起头,只见夏腾云左执火把右擎刀,一马当先,正朝自己冲来。

    杜志国惨笑一声,费尽心机,历经万苦,最终还是难逃一死,时也,命也!

    “老贼,受死!”

    一道雪白的刀光和两只硕大的马蹄映入杜志国的眼帘,浇灭了他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,只得长叹一声,闭目等死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李旭突然横空杀出,迅猛无匹的沉肩撞向了那一人一马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只见李旭笔直地撞在了马腹之上,发出剧烈的响声,那一人一马瞬间便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马匹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又一次发出了巨大声响,而夏腾云则是在受到撞击之后,迅速弃马飞走,此时已稳稳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而看到刚才这一幕的人们都已经被李旭的神力惊呆了,俱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旭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李旭随意拂了拂肩膀,走到杜志国身前笑道:“原来是杜老板,这才几个时辰未见,怎么就变成这幅惨样子了?”

    “殿下,袁府……袁府……”

    杜志国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捡了回来,提着的一口心气终于松了下来,便再也坚持不住,话还没说完便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袁府?”

    李旭喃喃自语,思索着难道是袁玉婷那边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夏腾云脸色阴晴不定,眼前这位五殿下展现出来的战力太过惊人,竟让他一时有些胆寒。

     “五殿下,此人乃是范统领钦点缉拿的要犯,希望殿下不要干涉我皇城司办案!”

    李旭懒得搭理此人,转身对于谦说道:“老于,袁家可能出了大问题,我要亲自前去一探,此人右臂是被我斩断,居然还来求我庇护,其中必有隐情,你将他带到家里好生医治,等宫门开后,再去请白芷过来。此人极为重要,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,也不要让任何人带走他,明白吗!”

    于谦点点头道:“殿下放心,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李旭点点头,又看向清远道:“大师,我不在时此人还要拜托你多费心照看,以免被人乘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有老衲在,殿下尽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李旭交代完事情,这才看向一边的夏腾云,笑道:“原来是夏统领,好久不见,你可能还不知道,我现在忝为皇城司监察使,有什么事让范崇荣来找我说吧!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