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活傀收千年黑蚺(万字更新求订阅!!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兴平十四年,一月十三。   万里飞雪,冷风似刀,大地一片苍凉。   江南道迎来了第二场大雪。   渝州城银装素裹,化成一片白色汪洋之城。   城门口,依旧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,叫卖声不断,牛车马马缓缓行驶着。   此时李复周和周先明骑在两匹高头大马之上,马蹄踩在雪地当中,马儿则不断发出哧哧声响。   今日正是为两人践行的日子。   韩文新一身黑色捕快服,高喝道:“周老头,这两匹大马就当我资助你的了,若是高中回来,你可别忘了我的恩情,你们读书人不是说了吗?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”   安景和赵青梅就在一旁,听到韩文新的话不禁都是笑了起来。   这两匹马是韩文新从司马监弄来的,他是渝州城两个捕头之一,算不上位高权重,但也是不大不小的头目,再加上平日人缘很是不错,花点银子打点一些关系,弄来两匹好马也不是多大的难事。   周先明熟练的勒了下缰绳,忍不住道:“你这是携恩图报,你良心不好。”   “你竟然说我良心不好?”   韩文新眉头一挑,气的跳脚道:“那你快快下马,这可是老子真金白银弄来的,你可知道这银子对于我来说多么紧缺?”   韩文新这话倒是不假,他身上只有发月奉的时候能够掏出一些银子,其他的时候连几文钱都没有,今天能够牵出两匹好马来,算是下了血本了。   周先明嘴巴张了张,最后懦懦的道:“我知道了,你不就是想让我请你勾栏听曲吗?”   韩文新听到这,满意的点了点头道:“你走之后,不用担心,那花魁我会时常去看她,帮你照拂一二。”   “你敢!”   听到这,周先明像是再也忍不住了一般,双眼一瞪。   “你看说到那青楼女子,你便如此激动。”   韩文新没好气的道:“都说读书人心怀远大志向,你怎么这般小家子气?”   一旁的李复周对着赵青梅抱了抱拳道:“小姐,姑爷,外面天气冰寒,你们也早日回去吧。”   “不碍事。”   赵青梅淡淡一笑。   安景笑呵呵的道:“三爷,等你回来,我们再把酒言欢。”   “好,等老夫回来,到时候定于姑爷再痛饮一杯。”   李复周笑道:“李某也准备启程了。”   韩文新沉吟了片刻,道:“按照这个时间来算,等你们到了玉京城也有一月之久了,天寒地冻,不仅吃穿用度,而且贼匪,大盗更要小心,尤其是江湖人士,在外还是要多多注意一二。”   周先明笑道:“放心就是了,周某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这些自然不在话下。”   “多谢韩捕头良言。”   李复周也是拱了拱手。   安景在旁暗道一声,韩文新之话句句属实,确实是良言,但江湖大盗,悍匪,若是敢劫掳李复周的话,那无疑是在寻死。   赵青梅笑道:“三爷,周先生,一路顺风。”   “对,一路顺风。”韩文新也是高喝道。   安景哈哈一笑,道:“三爷,一路顺风甚是无趣,我祝你乘风破浪!”   听到这话,李复周眼中一亮,不禁道:“姑爷说的没错,一路顺风甚是无趣,老夫定要乘风破浪。”   “驾!”   说着,李复周提着缰绳便向着远处而去。   “驾!”   周先明也是紧跟其后。   两匹快马,转眼就消失在了呼啸的风雪之中,化成了一两个黑点。   看着那黑点的消失,安景的心中不禁感慨丛生,也不知道下次见到李复周会是何等情景,又会是何等身份,何等的心情。   “安兄,弟妹,那我先去巡视了。”   韩文新看到这,对着安景抱了抱拳,随后便挎着刀走了。   近来因为玉衡剑宗林逸扬问佛传遍江湖,渝州城可谓高手云集,鱼龙混杂,他们捕快为了维护治安都是忙了起来。   “夫人,外面天寒,我们也回去吧。”   安景轻笑一声。   “嗯。”   赵青梅点了点头。   随后两人向着家中走去。   大雪纷飞,那无数雪花皆是落在身上,头发上。   两人走的很慢。   就在这时,安景伸出手来轻轻拂去她发丝上的雪。   赵青梅享受着静默的时光,近乎一种贪婪。   这种温暖,已经印刻在她的生命,流淌血液当中,让她难以忘记。   “夫人,怎么了?”   看着赵青梅柔媚的双眼。   “没事,走吧。”   赵青梅笑了笑,“我在想等会做什么菜。”   “天气有些寒,夫人随便做些便好。”   “夫君你做吧。”   “我突然想起来了,杂物房我一直没有清理”   “那让檀云做。”   两人缓步走在雪中,身形逐渐被雪花隐散。   朝暮与年岁共往,两人一同行至天光。   .........   渝州城,城外官道。   两匹飞驰的骏马一路奔行。   正是周先明和李复舟,两人都是马术娴熟,不多时就出了渝州城地界。   “嗯!?”   突然,李复舟眉头一凝,随后勒住了缰绳:“驭!”   “李先生,怎么了?”   周先明也是勒住了缰绳问道。   “前方有人等你,你去吧。”李复周淡淡的道。   “有人等我?”   周先明听闻,心中浮现一丝疑惑,但还是下意识驱着马向远处而去。   前方雪花纷飞,遮住了视线,约莫半刻钟后有一红衣人影逐渐浮现。   “离月姑娘!”   周先明看到那人,忍不住喊道。   那大雪中屹立的人影,正是离月。   “周先生,许久不见了。”   离月看到来人,嘴角带着一丝笑意。   “没...没想到,你竟然会来此地等我.....”   周先明从马背上走了下来,有些结结巴巴的道。   心中有些惊讶,没想到离月竟然会为他送行。   离月盈盈一拜,“周先生此番进京赶考,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,小女子想要感谢周先生一直以来的关怀,还有近些时日送来的词曲,特此前来为先生壮行。”   周先明也是会心一笑,道:“千金易得,知音难求,离月姑娘喜欢便好。”   “周先生大才,词写的极好,小女子甚是喜欢。”离月认真的道。 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   周先明神色一正,道:“天色冰寒,莫要沾染了风寒,离月姑娘还是快快回去吧,等周某归来的时候,便再来拜访姑娘。”   离月微微点头,道:“好,那小女子便等着周先生高中了,先生切莫忘了今日说过的话。”   两人随意说了几句,周先明便翻身上马,握着缰绳准备离去。  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,离月忍不住问道:“不知道周先生大概何时才能归来?”   “春暖花开的时候,周某必定归来!”   周先明高喝一声,随后心中一定,骑着快马向着官道而去。   “小姐,那周先生已经走了。”   不多时,小侍女走了出来,看着离月还在望着远处的风雪,忍不住出声道。   “留个念想也是好的,其实周先生人挺好的。”   离月低声笑了笑。   黑暗的夹缝中,有一缕光照射进来,即使那黑暗终究将那一缕光吞噬。   但也有那么一刻是光明的。   小侍女看着面前的女子,总感觉自家小姐眼中有着无限的哀愁,浓浓的化不开。   “回去和赵妈妈说一声,画舫关了吧。”离月说完,转身向着远处风雪走去。   “小姐,你决定了吗?”   小侍女听到这,快步跟了上前。   至此,渝州城里少了一个再去勾栏的读书人,而渝州河上也少一个琴画双绝的花魁。   ..........   济世堂。   檀云百无聊赖的趴在柜台前,心中有些失落。   不知道为何,李复周走的时候并没有让她去送行,而是让她老老实实的看着医馆。   “师父这一去,估计也有个小半年才能见到他了。”   檀云自言自语了起来。   平日看到李复周,她心中有些畏惧,现在分开了,她又觉得平日自己做的不够好,没有好好孝敬一下李复周。   “不对,我孝敬师父了。”   檀云嘀咕了一声,随后笑了起来。   就在这时,她猛地看到姑爷药箱就放在柜台上。   平日姑爷都是小心翼翼的收起来,根本就不可能随意的放置在柜台上。   “里面说不定藏了些银子,乘着姑爷不在,偷偷打开看看再说。”   纠结了一番,檀云壮着胆子走向了那药箱。   就在她准备伸手的瞬间,一只黑色的影子兴奋的从后院跑了进来。   只见那小黑仔欢快的叼着一只绣花鞋,四个小脚奋力的奔行着,就像是一匹脱缰的小野马。   “小黑仔!”   檀云看到自己的鞋子被小黑仔含在口中,当即怒道,随后快步的追了上去。   “砰!”   小黑仔正快步跑着,突然只觉得前方一黑,已然刹不住脚了,顿时撞了个四脚朝天。   “怎么回事?”   安景捡起地上的绣花鞋。   “都是这小黑仔。”   檀云快步走了过来,从安景手中接过了自己的鞋子,气呼呼的道:“晚上就把你炖了。”   安景笑呵呵的道:“那正好,晚上还没有下酒菜呢。”   “夫君,你怕是惦记这狗肉许久了吧。”   赵青梅拍了拍安景身上的雪笑道。   安景道:“夫人,难道你不想吃?狗肉下酒,越喝越有。”   “想吃。”   赵青梅看了一眼在地上打滚的小黑仔,笑眯眯的道。   小黑仔仿佛是看到了赵青梅的眼神,身子叽里咕噜的就趴了起来,随后小心翼翼的躲在檀云的背后,时不时探出小脑袋,一脸警惕。   说来也奇怪,安景每次瞪着小黑仔的时候,它都是对着安景一顿狂吠,但是每次看到赵青梅的时候,就像是看到了老虎猛兽一般.......   “小....小姐,你真想吃啊?”   檀云嘴巴张了张。   如果赵青梅说要吃,那小黑仔真的活不过今晚了.......想到这,檀云脸色都是一白。   “留着吧,辟辟邪气。”   赵青梅淡淡一笑,“我先去做饭去了,你一会来帮忙切菜。”   说着,赵青梅便向着灶房走去了。   “真是可惜了。”   安景摇了摇头,心中觉得有些可惜,也是向着后堂走去了。   “呼。”   听到这,檀云不由得松了口气,随后一把拎起躲在自己身后的小黑仔,恶狠狠的道:“你今天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   ..........   安景钻进了杂事房当中,小心翼翼搬开了箱子。   近来鬼谷心法进展倒是颇为迅速,距离二玄之境也差不了多少,但终究只是保命的手段罢了。   提升自己的实力也是重中之重。   他初到地花,想要到达天花之境,除了天材地宝之外,还需要一些时间沉淀打磨,此事暂时还急不来。   武学的话,他手中有诡谲莫测的归一剑诀,天武级别的九阳神指,百步飞剑等,除非将百步飞剑或者九阳神指修炼到圆满,但这难度比到达天花还要难。   唯一能够让他快速提升实力的,只有两点,一是外物,二是将金骨铸成圆满。   想要修炼成金骨,必须要到达宗师之境,而且还需修炼天武级别的心法,这也是天武的评判标准之一。   而安景借助朱果融入了菩提珠,未能完全淬炼出圆满的金骨,但实力提升也是显而易见的,若是能够将金骨淬炼的圆满,他的实力想必会更进一步。   “菩提珠,其实不过是一舍利,经过百年佛法熏染而成,也就是说还有一颗舍利的话,我说不定就可以淬炼成圆满的金骨,但是现在那法智和尚的舍利在普惠菩萨手中,这倒是有些难办了.......”   舍利,一般舍利都是属于骨身舍利,只有菩萨之境的高僧坐化之后才会生出,但是也并非所有的高僧圆寂后都有舍利生出。   所以舍利,就算是在佛教当中也算是极为稀有的至宝。   “想要从普惠菩萨手中抢走舍利,那几乎是痴人说梦,从他手中借来的话,倒是有些机会........”   安景飞速急转,随后搬开箱子,从暗格当中拿出了上次存放在里面的竹简。   墨家傀儡术。   他在那洞窟当中,一共得到了两个蓝色机缘,一个是救出了身份奇怪,实力高深莫测的胥王,另一个则是得到了这墨家傀儡术。   “早知道,便不应该让胥王走,自己养着他就好了。”   安景嘀咕了一声,随后拿起了竹简。   这墨家傀儡术共六卷,里面详细介绍了墨家所有的机关,还有神秘莫测的傀儡术。   能够称之为蓝色机缘的宝贝,那肯定是不一般的。   但是这些傀儡术的制作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,安景身份只是一个大夫,想要炼制其中这傀儡显然不太现实。   不过他记得曾经粗滤扫过一眼,在傀儡术最后一卷当中,有着一种名叫活傀,并不需要资源,就能够炼制。   活傀儡,顾名思义,便是将活着的生灵制作成傀儡。   乍一看,安景都觉得匪夷所思,神秘莫测。   这竹简上记载着活傀术,起先都是运用在野兽家禽之身,抽取他们的魂魄,也就是三花之一的神,一旦生灵的体内神没了,便可以当做傀儡机关一般操控。   后来,这活傀术被墨家深入研究,甚至可以运用到活人身上,并且逐渐发扬光大,竹简上记载,曾经墨家巨子便曾经将三个宗师高手炼制成活傀,并牢牢控制住了。   不过后来,墨家之人觉得此术太过阴狠毒辣,生怕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得到,便很少去使用这活傀术,甚至还有人建议焚烧了这活傀术。   “活傀.....”   安景双眸微微一眯。   他也觉得这活傀十分狠毒,毕竟要将生灵的神,也就是魂魄全部抽空。   当然他也不可能制服一个宗师高手,让他束手就擒给自己炼制活傀。   不过,眼下他有个最佳炼制活傀的存在。   千年黑蚺!   首先,那千年黑蚺身负煞气,绝非良善之物,要知道稜平下面埋葬了几十万的军魂,这才凝聚成了久久不散的煞气,但是千年黑蚺身上就有着煞气,显然不知道造成了多少杀戮。   如果它苏醒的话,定会为祸一方。   其次那千年黑蚺乃是异种,未来有蜕变成蛟的可能性,肉躯强悍,炼制活傀的话大有用处,乃是不可多得助力。   最后是那千年黑蚺此刻正在沉睡当中,自己抽取它的神,也是最容易的时候,若是等到它苏醒了,想要再炼制成活傀那基本是微乎其微。   想到这,安景重重吸了口气,继续向着活傀术的下方看去。   “嗯?鬼人化?”   只见在活傀术下,记录着密密麻麻的几排小字,竟然是一秘术。   以其精血与取魂燃,以取火可耀而用之,至一种半人半鬼也,修大进;然数多,魂愈强,则损滋大,切记。   “这秘术和活傀简直就是天作之合。”   “也就是说,可以将千年黑蚺的魂魄与自己的精血共同燃烧,到达一种半人半鬼的状态,实力可在短时间内提升........”   安景看到这,心脏突突乱跳了起来,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。   在秘术中,也有描述,使用这秘术的越多,魂魄越强,对于自身损害也就越大,不到万不得已的状态下勿要使用此术。 谷</span>  “呼!”   安景仔细将那活傀术以及鬼人化全部记载了脑海当中,随后才缓缓合上了竹简。   .........   灶房。   檀云小心翼翼的通过传音道:“小姐,地宗的罗子襄来了,”   “他来了吗?”   赵青梅手中炒菜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。   檀云满脸忧愁的道:“是奉天宗宗主之命前来渝州城,有重要的情报汇报,据说后金金鹰旗有所异动,十分的活跃,而且大雪山高手也是频频下山,似有进兵东罗关的打算.......”   即使她不怎么研究这天下大势,但是耳濡目染之下,对于这如今的后金也是十分了解。   后金王朝,占据着辽阔无边的大草原和数不清的雪山之地,原本此地生活着无数游牧民族,各自征伐,跃马挥戈,一直没有统一。   直到四十年前,出现了一位雄主,花了二十年一统如今大草原,建立了第一个草原王朝后金王朝,如今又安定发展了二十年。   这位雄主的野心,那可是属于路人皆知。   如此庞然大物倾覆而来,魔教想要在其口下存活,那可是千难万难。   “后金?”   赵青梅淡淡的道:“这八成是试探,或者是声东击西,让端木杏华将这消息透露给大燕武侯王夏时即可。”   东罗关只是一个关隘,由魔教高手占据,虽然地理位置十分特殊,看似极为重要,但同时也会留下掣肘。   后金王朝若是夺取了此地,将要面对赵国,大燕,还有西域净土多方面的压力,而且他必定不可能覆灭了整个魔教。   到时候魔教东罗关被破,若是不能彻底覆灭魔教的话,魔教高手定会行刺军中大将,搅的后金大军苦不堪言,可谓腹背受敌,这并非是明智之举。   除非后金王朝有同时面对魔教,大燕王朝,佛门三方势力的强大实力。   而后金除了东罗关之外,最毗邻的就是大燕。   如今大燕庙堂党派林立,太平人皇冲击桎梏失败,闭关生死未卜,太子和几位皇子也是明争暗斗,正是鲸吞大燕的最佳时机。   放着这个大好的机会,竟然想要来入侵东罗关,此事定是有猫腻。   很有可能是后金的声东击西之计。   对于天下局势,赵青梅自有她自己的看法和布局。   如今这天下,乱象已生,但是还没有到达一触即发的地步。   都在试探,或者说是静观其变。   那太平人皇是真的突破桎梏失败了,还是成功了,万一是个计谋呢?这谁也不知道,还有那最有望冲击大宗师的萧千秋,他已经快十年没有下山了。   大燕的水便如此之深了,还有那赵国和佛门呢?   赵青梅早前在脑海当中构想过了,若是真要争雄,首先第一个小目标便是成为大宗师。   只有成为了大宗师之境,才能有问鼎乾坤,一展宏图。   毕竟魔教底子和庙堂还是相差甚远。   而她也正是这样做,在等待着机会。   就像是李复周所言,她一直没有改变,她一直都在做自己。   江人仪秉承着其父的野望,想让自己的天下容纳这座江湖。   而赵青梅则不然,她只想这天下在她的手中起舞,一伸手便可以握住。   这就是她的心中所想。   檀云继续道:“罗子襄还带了天宗宗主的口令,希望宗主可以回总坛一趟,毕竟此事事关重大,万万不可马虎。”   “回去?”   赵青梅眉头一扬,心中不由得尤其奇怪起来。   端木杏华的性子她可是十分了解,不可能看不出来后金的猫腻,怎么会如此着急让自己回去?难道是有什么大事?   “你和罗子襄说,我一个月后动身回去。”赵青梅想了想道。   “是,属下知晓了。”   檀云点了点头。   .........   两日后,渝州城,黄龙楼。   在渝州河西,建造着一黄龙楼。   黄龙楼飞檐六层,攒尖楼顶,顶覆金色琉璃瓦,楼外有轩廊、亭阁等环绕,上面有大周朝一位儒家圣人留下匾额,乃是渝州城名胜古迹之一。   站在塔上,可看到蜿蜒曲折的渝州河,还有那百舸竞流,两岸繁华风帽,一览渝州之景。   因为明日普惠菩萨开坛讲法,还有林逸扬问佛之战。   如今的渝州城热闹非凡,街道之上随处可见持刀负剑的江湖人士,其中不乏一些名门俊杰,江湖豪侠,甚至包括隐退江湖的宿老。   可以说,如今的渝州城,鱼龙混杂,一块搬砖下去,都可能砸出平日不可多见的江湖高手。   此时在塔顶,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大氅的老者,老者脸上没有表情,静默的看着下方渝州景。   从眉宇间可以看得出,此人和席继魁有着七分的相似。   此人不是旁人,正是当今玄衣卫副都督,江湖上人称龙凤双绝的席元均。   “席兄,一别多年,没想到今日会在这渝州之地相逢。”   这时,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。   顺着声音看去,只见一布衣老者缓步走来,老者慈眉善目,嘴角含着笑意,而他的右臂则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搀着,女子长相娇美,别有一股灵动之气。   “确实许多年没见了。”   席元均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女子,随后伸出手掌在自己膝盖比了比,道:“当年我们初见之时,她还只有这么大吧。”   老者点了点头,对着女子道:“梅仙,这位就是当今玄衣卫副都督席元均,当时初见你时方才四岁,你就管他叫一声席爷爷吧。”   女子听闻,对着席元均行了一个礼,道:“梅仙见过席爷爷。”   “不用客气。”   席元均摆了摆手,随后深深叹了口气。   贾梅仙,四象门门主贾十五的孙女,眼前这布衣老者正是四象门门主贾十五。   “我听闻李复周已经离开渝州城了,席兄这次怕是白来了。”   贾十五叹道。   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   席元均深邃的双眼当中带着一丝冰寒,“我和李复周必有生死一战。”   白发人送黑发人,便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之一。   贾十五想了想还是道:“李复周伤势恢复,实力恐怕更上一层楼了,席兄还是要小心为上。”   李复周乃是一奇才,这是大燕江湖都心知肚明的事情,如今他重伤恢复,实力必定大进。   席元均淡淡的道:“既然李复周不在这渝州城了,席某便不再去多想了,贾兄此番前来也是来观看林逸扬和普惠菩萨一战?”   “没错。”   贾十五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林逸扬三花圆满,只差一步便可到达宗师,但是他却苦苦压制修为,一直想要等到剑术圆满,同时突破桎梏,如今他下山问佛,其一是为了玉衡剑宗与佛门恩怨,其二便是准备用普惠菩萨试剑。”   “对于林逸扬的实力我很好奇,对于宗师之境的普惠菩萨的实力我更加好奇。”   半步宗师对战宗师,光凭这噱头,便足以吸引诸多高手。   “林逸扬剑术极高,已经到达第五境巅峰,而且手持凰剑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”   席元均摇了摇头,随后道:“但是,他绝对不是普惠菩萨的对手。”   席元均语气带着一丝笃定。   贾梅仙眼中也是浮现一丝期待,如此惊人的对决,在江湖当中绝对是不多见的,要不然贾十五也不会带着她从岭南道赶来观战。   贾十五缓缓道:“拭目以待吧,林逸扬敢以半步宗师之境挑战宗师,若是心中无底,定然不会如此。”   “我看如今渝州城,已经来了不少高手,席兄这两天怕是有的忙了。”   江湖上本来就恩怨是非多,尤其是江湖高手汇聚,那更是打打杀杀,混乱不堪。   席元均点了点头,幽幽的道:“风云汇聚,暗流涌动,都在等着明日一战。”   他得知李复周走后,没有立即离开,一方面是要留下镇守如今鱼龙混杂的渝州城,另一方面就是要观看明日一战,寻求突破的机会。   即使,席元均知晓自己突破的桎梏渺茫。   但是,道永无止境。   .........   济世堂,卧房,灯火阑珊。   安景靠在椅子上,一手喝着一杯茶,另一手拿着一本小人书。   看似在看书,其实内心当中则是在琢磨,研究着活傀术。   通过这两天的研究和学习,他已经将这活傀术和鬼人化全部铭记于心,而且在心中已经演练了数十次,明日普惠菩萨开坛讲法,玉衡剑宗掌门挑战,便是最佳时机。   那个时候,不论是普通的百姓,还是江湖高手的注意力都会被此事吸引,也正是他潜入清河码头,收取千年黑蚺魂魄的最佳时机。   “呼.....”   轻轻吐出一口气,下了一口茶水,安景看向了正在提笔凝思的赵青梅,心中有些奇怪。   “夫人,你在写什么呢?我看你迟迟没有下笔。”   赵青梅坐在桌子旁,手中提着笔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   听到安景的话,赵青梅嘴角一扬,“我在想,这明天的太阳是不是大晴天,要不然衣服不好晒干。”   说着,她拿起旁边的一个山楂放在口中。   “夫人,这有什么好想的。”   安景走上前,笑道:“对了,明日你不说要去看佛教高僧讲法吗?” 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   赵青梅点了点头。   她对于这佛教的菩萨和当世五大剑仙也是有些好奇。   安景捏了捏赵青梅的肩膀,道:“我就不去了,明日我要去收购些草药,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了,你让檀云陪你去吧。”   赵青梅美目带着一丝好奇,道:“夫君,你不想看看这江湖高手的对决?听说有一个还是当世剑仙,是七大派的玉衡剑宗掌门。”   安景还真是奇怪,他也是修炼过武学的,如此高手对战,竟然没有丝毫兴趣的样子。   还有上次法喜寺除魔大会,他也是没有在场。   安景摆了摆手,道:“算了,我觉得没什么好看的,江湖纷争,尔虞我诈有什么好看的,不过是一剑过去,多了一个窟窿,死了一个人罢了。”   “好吧。”   赵青梅听闻,点了点头。   可能他就是不喜欢这江湖纷争,即使得到了这稀世的武学心法也没怎么修炼。   “夫人,这山楂味道如何吗?”   “还不错。”   赵青梅说着,伸出玉指捻起一颗山楂伸到了安景口中,“酸酸甜甜的,很好吃。”   “是挺好....”   安景舔了舔青葱玉指,刚要说话,便听到不远处有人脚踏飞檐而来。   看来近来渝州城的高手是真的很多。   赵青梅也是眉头暗皱,心神一沉。   不多时,听到那飞纵之声由近到远,安景面上没有丝毫变化,“这山楂的味道还真是不错。”   “可能下一个更好吃哦。”   赵青梅捻起一枚山楂,塞进了自己口中,媚眼如丝的道。   ...........   此时,月明星稀,渝州城万籁俱寂。   在那飞檐流瓦之上,两道人影穿梭而过。   “莫衍,你走的如此之快是作甚?莫非又在酝酿着什么阴谋龌龊,害怕旁人知晓不成?”身后那满头华发的蓝衣老者清喝一声,身躯一纵,随后手中一洒。   “哗啦啦!”“哗啦啦!”   好似有无数道冷光冲出,向着前方人影飞去。   “叮叮叮叮!”   前方那人约莫四十多岁,带着青面獠牙的面具,似乎感受到背后劲风袭来,腰间长刀一拔,将背后的暗器尽数击飞。   莫衍有些恼怒的道:“赵良东,我天机阁与你宿无恩怨,你莫要敬酒不吃,吃罚酒!”   自他从齐云府内出来之后,这蓝河宗的赵良东便一直跟在他身后,属实可恨。   赵良东,蓝河宗三重峰的峰主,在蓝河宗六峰峰主当中实力平平。   “哼!”   赵良东面无表情的道:“宿无恩怨,好一个宿无恩怨,我师父之死,便就是你们天机阁所赐,怎么会宿无恩怨之说?”   莫衍冷冷的道:“那是他咎由自取,和我有什么关系,赵良东,你不要以为你是蓝河宗的人,便以为我天机阁不敢对付你。”   赵良东道:“你老实交代,当初到底......”   “交代个屁,此事根本就就不是老子管的,你要本事去找风雨楼的楼主。”   莫衍气急败坏,直接打断了赵良东的话。   赵良东冷静的道:“风雨楼的楼主我找不到,而且我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   风雨楼的楼主是何等高手?   江湖当中别说名,连出手都没人见过他出手,只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罢了。   莫衍心中更气了,这赵良东分明是将自己当做软柿子,忍不住道:“赵良东,我看你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,我劝你此事少管为妙,那三庙山的封印,佛门死了一个菩萨,你蓝河宗不过死了一个天花境高手,算个屁啊。”   赵良东沉吟了半晌,道:“你们天机阁最擅长的就是投机倒把,左右逢源,今日你来这渝州城所为一一告诉与我,我今日便不缠着你了。”   天机阁在江湖当中名声很响,诸多势力与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其神秘的程度仅次于如今的风雨楼,在江湖当中干着贩卖消息,倒手江湖禁忌的事情。   据说血灵剑的血灵决便是风雨楼从天机阁购买的一拓本,至于真假,就没有多少人知晓了。   “你姥姥的,你跟着就跟吧。”   莫衍看了一眼犹如狗皮膏药的赵良东,身躯一纵,脚尖踩在瓦片之上,如清风一般向着远处飞纵而去。   “那我今天就跟定你了。”   赵良东没有废话,快步跟了上去。   .........   渝州城,福林客栈。   林逸扬盘坐在床榻之上,在他的面前放着一把古朴的长剑,剑身光滑,折射着淡淡的烛光。   这正是玉衡剑宗的掌教剑,凰剑。   林逸扬自练剑开始,每晚都会进入半个时辰的冥想沉思,放空一切,不去想任何事情。 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他才缓缓睁开了双眼。   “进来吧。”   随着林逸扬话音落下,门缓缓推开,只见的一个青年走了进来,似乎在门外已经等候多时了一般。   青年相貌平凡,仍在人堆当中都是极为不起眼的存在。   “晚辈齐云拜见林前辈。”   青年对着盘坐在上的林逸扬抱拳道。   “嗯,你此次前来所谓何事?”   林逸扬目光平静如渊道。   齐云俯身道:“晚辈此次是代家师前来问好。”   “萧掌门问好?有意思。”   林逸扬听闻,不由得一笑。   若魔教,佛门没有进入大燕,那么整个天下最大的宗门便是真一教,而且还是独一档的存在,那么排在第二的便是玉衡剑宗,两派看似无恩无缘,但是其中也是有着一些明争暗斗。   不过随着萧千秋坐稳了大燕江湖第一人之后,天下便没有人再敢与真一教争锋,就连玉衡剑宗都避其锋芒。   “萧掌门有没有带话?”林逸扬问道。   “没有,家师只是问好。”齐云沉吟了片刻道:“晚辈也是一直瞻仰前辈风采,今日一见确实非凡。”   林逸扬对于齐云的溜须拍马充耳不闻,淡淡的道:“不用瞻仰别人的风采,最好的瞻仰便是用剑瞻仰。”   齐云听到林逸扬的话,干笑道:“前辈说笑了,晚辈资质愚钝,实力低微,怎么可能是前辈的对手。”   林逸扬说道:“你的资质确实稍显愚钝,回去修炼个五十年,等到老一辈的人都死绝,熬出头了,这江湖说不定就是你的了。”   林逸扬话语轻描淡写,就像是在说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   饶是齐云隐忍十足,但是此刻听到林逸扬这话,还是满脸的尴尬。   林逸扬看到齐云不说话,摆了摆手道:“如果没什么事情,回去吧,本尊要休息了。”   “那晚辈就不打扰前辈了。”   齐云听到这,对着林逸扬拱了拱手。   就在这时,秋万霞缓步走了进来。   “秋前辈,晚辈告辞了。”   齐云对着秋万霞道了一声,缓步离去了。   秋万霞看着齐云背影,忍不住笑道:“师兄,那小辈看来是被你说教了?”   “说教他?”   林逸扬摇了摇头,“浪费我的时间罢了,我说再多也是不懂。”   真一教萧千秋的弟子,当今大燕青年一辈第一人,但是在林逸扬的口中似乎根本不值一提。   秋万霞太了解林逸扬的性子,道:“师兄,该洗漱休息了。”   “知道了。”   林逸扬将手中凰剑递给了秋万霞。   .........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pyp5.com。泡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pyp5.com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