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第一百二十章 镇邪剑破菩萨身(万字更新求订阅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“谁!?”   法悟听到这声音,心中一惊,连忙顺着声音看了过去。   只见的在那月色下,一颗硕大的蟒头升起,在两腮之处,好似有着张着翅膀一般,一双锐利的三角眼圆睁着。   仅仅是看着,便给人一种极为压抑之感。   “这.....这是何等异兽......?”   法悟忍不住失声道。   身形如此硕大,给人一种恐怖和毛骨悚然的异兽,只有雷音寺豢养百年的异种金象可以与之媲美了。   雷音寺的金象乃是天生的异种,而且聆听佛法百年,已然开了宿慧,身居佛门金光,乃是雷音寺镇门灵瑞。   普惠菩萨也是眉头紧锁,眼中带着一丝凝重。   这是黑蚺!?   看样子已然快要化成蛟了啊!   蛟龙自古籍记载出现的次数也是极为稀少,因为其暴戾,凶残的性子,几乎没有人将其降服,压制,大多都是为祸一方,随后被顶尖高手合围杀之,抽取龙筋,血肉,鳞甲,取出内丹。   而蛟龙化成真龙,更是只出现了一次,那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记载了。   眼前这黑蚺修为已经趋向于圆满,似乎只差一步就能化成蛟了。   当真是异兽奇珍,世间不可多得之物。   此刻在那蟒头之上,还站着一个人影。   宽敞的衣袍随着寒风猎猎作响,虽然没有林逸扬那般绝代风华,站在月影之下,莫名多了几分出世和淡泊,如清风拂面一般。   鬼剑客!   法悟自然记得三庙山上那一战,鬼剑客取了那镇邪剑,一剑力战十大一品高手之资,虽然是燃烧了天地灵元所致,但那气魄却让他至今难以忘怀。   “师父,他就是那鬼剑客。”法悟在旁连忙道。   普惠菩萨点了点头,缓缓道:“前些日子来垂光塔的,就是施主了。”   “正是。”   安景淡淡一笑。   普惠菩萨心中心中一动,眼前之人收敛气机的手段当真是天下少有,而且还能让此等凶残,暴戾的异兽俯首称臣,那就更不简单了。   “不知道施主再次造访,意欲何为?”   安景单手放在胸前,行了一个佛礼,道:“在下与我佛有缘,希望借的舍利一颗,助我成道。”   借!?   如果不借那就是抢!   法悟虽然涉世未深,但是也知道江湖中人的借是什么意思,听到这心中顿时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怒气。   师兄镇压阴邪之气,身死道消,此人竟然还想要师兄圆寂后的舍利,当真是可恶可恼。   “原来施主是为了这舍利而来。”   普惠菩萨听到这,心中恍然,不禁笑道:“施主如真心想要也不是不可,不过老僧也想借施主身上一门宝物。”   安景眼中浮现一丝好奇,“请讲。”   这宗师高手,还能觊觎自己身上宝物,难道是手中的镇邪剑,还是座下的千年黑蚺。   显然这两件东西都不能给这老和尚。   很快,普惠菩萨就解开了安景心中疑惑,“老僧对施主身上隐匿法门,很是感兴趣,如果愿意拿出这法门交换的话,老僧愿将这舍利双手奉上。”   三庙山一战已经证实了,这鬼剑客修为不过是地花之境,但是他却能够在自己身前隐去气机,这隐匿的法门绝对是当世顶尖。   如果可以用一枚舍利换取一门绝世隐匿的法门,不论怎么说都是不亏的。   虽然江湖上许多高手都会修炼一些易容,隐气的法门,但是宗师之境的高手大多都能看穿,而能够连宗师都看不穿的隐匿法门,这才是最稀有的。   “此物乃是在下独家法门,概不外传。”   安景淡淡的道。   这敛气术当初是在一书摊之中的古籍发现所得,地书显示乃是一青色机缘,而菩提珠也不过是黄色机缘,自己用青色机缘换取这黄色机缘明显是亏的。   相较于法智来讲,眼前的普惠菩萨倒是显得有些市侩,或者说是实诚。   普惠菩萨摇了摇头,道:“那施主恐怕要失望了,佛门舍利可不能轻易示人......”   安景淡淡的道:“这样吧,我们做过一场,你赢了,我这隐匿法门双手奉上,你输了,大师将舍利借我即可。”   法智和尚也算是一代高僧,若是强取豪夺,多少玷污了自己的名声,倒不如和这老和尚做过一场,也算是公平公正。   “施主,此言当真?”   普惠菩萨笑道。   这鬼剑客八成是认为自己被林逸扬所伤,实力大减,但就算自己的实力大减,也能维系半步宗师的实力,也不是一个地花境界的高手能够拿捏的。   只是不清楚为何,这鬼剑客竟然想要和自己做过一场,莫非还有什么手段不成。   但普惠菩萨心中却是带着一丝自信,就算有何等手段,他也不会惧怕一地花境界的高手。   “自然当真。”   安景站在那千年黑蚺之上,双眼平静如水。   “好,那老僧就领教一下施主的高招了。”   普惠菩萨双手合十放在胸前。   “师父.......”   法悟忍不住道。   白日普惠菩萨刚刚和林逸扬斗过一场,伤势还没有恢复。   “退下吧,老僧也想看看这位施主是否和我佛有缘。”   普惠菩萨眉眼低垂,声音中气十足,似乎并不像是遭到重创的样子。   法悟听到这点了点头,随后向着后方缓缓退去。   “哧!”   安景手腕一转,月光照射而下,印的一地冰寒。   镇邪剑!   普惠菩萨心中唏嘘不已,今日已经见识到了排名第九的名剑凰剑,没想到此刻又看到还在凰剑之上的镇邪剑。   不过这镇邪剑只是残缺的剑身,算不上完整的名剑,其上散发的剑意比之凰剑要差上不少。   凰剑乃是玉衡剑宗掌教剑,历代无数顶尖剑客孕养,其内蕴含着澎湃如潮的剑意,那是一种澎湃大势倾倒而下的感觉。   而这镇邪剑却让人感觉诡谲难辨,背脊发寒,就像是此刻站在那黑蚺之上的鬼剑客一般。   “施主,出招吧。”   普惠菩萨道。   “大师,那就得罪了。”   安景听闻,身躯一纵,手中镇邪剑一摆。   哧!   一道如匹练的剑光从剑刃当中吞吐而出,向着普惠菩萨扫了过来。   这一道剑光和林逸扬相比,从意境之上差了几分,修为之上更是天差地别。   毕竟林逸扬已经半步宗师的巅峰,而眼前的鬼剑客只是地花境界。   再加上凰剑强于镇邪剑的残身,威力更是相差甚远。   看到这一幕,法悟的心中微微松了口气,随后却是忍不住暗道:这鬼剑客想要吃自己师父的漏,那可不是这般容易的事情。   普惠菩萨神情淡漠,手指伸出。   “咔嚓!”   只见那凌厉的剑光好似被其手指一夹,随着普惠菩萨的手指一转,那晦暗的剑光顿时间四分五裂。   “好强!”   安景看到这,心中暗暗一惊。   即使宗师高手身受重创,但还是能够轻易接住自己的剑。   思绪就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,安景手中的镇邪剑再次如疾风一般扫去,凌厉且迅猛。   快!   在法悟看来,安景挥舞出来的剑光已然到达他看不清楚的地步了。   只觉得一片片剑光从镇邪剑的刃口涌出,化成了山呼海啸的气浪。   普惠菩萨脚步一步未动,右手不断捏,转,弹,那看似猛烈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剑光,瞬息间被其拈碎。   迦叶指!   这正是雷音寺真武级别的武学之一。   佛祖拈花,迦叶一笑。   这迦叶指看似阳刚霸道,但却属阴柔之劲,修炼大成之后,三指点物,无论如何坚实之石,都能应指而碎,相较于利器,伤人于无形之中。   普惠菩萨拜入雷音寺的时候,他的悟性并不高,在同等武僧之中,甚至属于垫底,但是他天性静默,每日除了念诵佛经,修炼佛门武学之外,便不做他想。 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这等惊人的毅力,使得他最终成为了雷音寺七大院的首座之一,而作为雷音寺的首座,除了修炼《不灭金刚体》和《金刚心经》之外,并且可以挑选一门真武武学。   普惠菩萨便选择了这迦叶指,要知道当时这迦叶指已经有近五十年没有人选择修炼了。   此指法神奇独特,刚猛霸道却是缠绵阴柔之劲,十分难以入门和修炼,而且一旦学习了这门指法,雷音寺其他六大真武级别的武学便不能够学习。   所以很少有人会为了这迦叶指,而放弃其他六门真武级别的武学。   当时雷音寺的方丈还询问这普惠为何会选择这迦叶指,普惠则看着手中的书册,认真的道:“不是我选择了迦叶指,而是这迦叶指选择了我。”   此后的岁月当中,普惠一心修炼这迦叶指,还真的让其修炼到了第九层之境,只差一步便到达圆满。   安景手腕抖动,剑光纵横,但是却被那普惠菩萨一一化解,看似十分轻松。   “不愧是宗师境界高手。”   安景暗道一声,手中镇邪剑猛地握紧,内力不断汇聚在剑身之上。   九字剑诀!斗字密!   九字剑诀乃是真武级别武学,每一字密所蕴含的剑招特性都是大不相同,而这斗字密便是极致的攻伐。   凌厉的剑气飘来,仿佛带着鲜艳的血色,在加上镇邪剑本身的凶戾,顿时寒气更盛。   普惠菩萨面色波澜不惊,随后伸出食指一点。   只见那指光流动着金色的光芒,在黑夜当中熠熠生辉。   “嗵!”   金色的指光穿过,前方那犹如鲜血的剑气瞬息间崩裂开来。   但就在下一刻,那已经崩裂的血色剑气,犹如狂蛇乱舞,向着普惠菩萨的面门冲来。   “第五境!?”   看到这,普惠菩萨心中一动。   没想到这鬼剑客竟然也是第五境的剑客,要知道天下能够到达第五境的剑客可是极少,绝对不超过二十人之多,这当世五大剑仙也不过是在这第五境。   假以时日这鬼剑客到达半步宗师之境界,问鼎天下第六大剑仙也不是没有可能。   但是现在来看,修为还差了一些,剑术意境也欠缺了些火候。   只见普惠菩萨手指连点,金光涌动,前方空气都是泛起波纹一般,那数道剑气瞬息间就被点破。   “踏踏踏.....”   安景身躯被逼退,脚掌踩在地面之上,浮现出一道道印痕,足见其中劲道。   连出数招,皆是被普惠菩萨轻松击破,即使安景剑势已经发挥到了第五境,但依旧没能让普惠菩萨移动分毫。   宗师的实力,确实不可小觑。   “看来,施主今日是借不走这舍利子了。”   普惠菩萨双手合十,原本他还以为鬼剑客会联合那黑蚺与他交战,这样说来还能有几分胜算,但显然那鬼剑客想要单独和他对战。   “那可未必。”   安景瞳孔微微骤缩了起来。   他知道今日若是不使用那秘术鬼人化的话,是绝对不可能从普惠菩萨手中讨得半点好处的。   想到这,他开始燃烧体内的精血融入到了自己的丹田当中。   瞬间那丹田附近幽黑的气机也被点燃,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。   随后大脑变得一片空灵,仿佛进入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,甚至整个身子都是轻飘飘的,手中的剑也变得轻盈了许多。   鬼人化!   安景直接将丹田当中千年黑蚺的魂魄与自己精血燃烧,实力也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。   而普惠菩萨也是眉头一皱,难道这鬼剑客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实力不成!?   只见的安景周身都是涌动着黑色的气流,瞳孔当中好似浮现一道幽冷的火焰,整个人就像是从阴曹地府当中刚刚爬出来的一般。   死寂!可怕!   “怎么回事?”   远处正在观战的法悟,只觉得那鬼剑客的气机在逐渐攀升,好似就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一样,不多时便让他有种窒息之感。   “这就是鬼人化吗?”   安景静默的看着前方的普惠菩萨,握了握手中的镇邪剑,一种充沛至极的力量涌上全身,入眼之处,好似这吹来的风都慢了许多。   “噌!”   安景脚步一踏,下一刻仿佛一道鬼影一般就出现在了普惠菩萨面前。   快!   太快了!   即使是普惠菩萨,此刻心中也是微微一讶。   鬼剑客的速度比方才不知道快了多少,而且手中的剑更加凌厉,更加让人心寒。   就像是冲出束缚的下山猛虎。   只是眨眼之间,剑光便若奔雷一般冲到了他的面前。   “不好!”   普惠菩萨心中一惊,这一剑似乎已经不输于林逸扬的一剑了,没想到仅仅一瞬间,鬼剑客的实力竟然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。   当下体内的内力运转,随后一层金光沐浴在身。   “嗵!”   只见的那镇邪剑一往无前扫去,最终狠狠撞击在了那护体金光之上,随后发出一道如闷雷一般的巨响。   “好生可怕......”   法悟脸色一片苍白,连忙运转内力护住自己的双耳。   而镇邪剑和金光交汇的瞬间,一股巨大的劲道从镇邪剑的剑身之上传来,安景被这劲道连连逼退。   另一边的普惠菩萨也是不好受,只觉得胸口翻涌,原本伤势更重了,脚步贴着地面搽出一道长长的痕迹。   “呼......”   普惠菩萨长长吐出一口气,眉头紧皱着。   如果说方才的鬼剑客气势就像是涓涓流淌的溪水一般,那么此刻就像是汪洋波涛的浪潮,给他一种莫大的压力。   这种压力比之前的林逸扬还要强。   倒不是说此刻鬼剑客的实力已经超越了那林逸扬,而是在面对林逸扬的时候,普惠菩萨是全盛时期,但是现在他旧伤在身,又是坚持了如此之久,体内气机也被林逸扬的剑气紊乱。   在这等情况下,面对实力突然暴增的鬼剑客,自然是感觉不轻松。   “嗡嗡!”“嗡嗡!”   安景目光如炬,背后黑气缭绕,就像是一个鬼影屹立在他的身后,手中镇邪剑似乎发出兴奋的颤音。   鬼人化状态下的他,实力不知道提升了几个档次。   尤其是燃烧的可是千年黑蚺的魂魄。   普惠菩萨神情也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,变得十分肃穆起来。   两人都是没有说话,但是天地却没有变得安静起来。   磅礴的气机,犹如飓风一般自两人之中席卷开来,隐约间,仿佛是带着禅音和剑鸣之声。   安景手握镇邪剑,双目锁定着前方的普惠菩萨,身躯之上,气机不断的流动着。   下一刻。   普惠菩萨身躯一纵,周身也是在此时爆发出了耀眼的金光,一股有些骇人的气机波动,仿若潮水一般,爆发而起。   唰!   他前冲的身形,在这一霎,直接凭空消失。   安景的面色也是在此时陡然剧变,因为他知道,普惠菩萨并不是消失了,而是因为他的速度,快得躲过了自己的视线。   安景虽然感受不到普惠菩萨的存在了,但是本能的直觉告诉他,向着远处飞纵而去。   唰!   下一刻,耳旁的风声呜呜做响,显然是普惠菩萨已然近身而来。   安景的身形也犹如鬼影重重一般,眼神突然一凝,他毫不犹豫的转身,手中镇邪剑携带起一股滔滔锋寒之气,快若闪电般的对着身后刺了过去。   砰!砰!   空气都是在安景这一剑之下发出呼啸之声,在那虚无处,留下淡淡的痕迹。   剑痕!   只有速度快到了一定程度,才会在空气当中留下剑痕。   “咚!”   镇邪剑快若闪电般的刺过,一道振聋发聩之声,陡然响彻,只见得那身后之处,普惠菩萨单手一指,迎上了镇邪剑的剑尖。   金光涌动间,竟是直接将安景这凌厉的一剑抵挡得无法寸进丝毫。   唰!唰!   安景眼神凌厉,手臂震动,手中镇邪剑仿佛是爆发出了咆哮之声,铺天盖地的剑影,犹如暴雨一般,携带着令人惊悚的攻势,毫无保留的攻了出去。   安景显然没有丝毫的留手,他一出手便是将第五境的剑势施展了开来,而且再借助着手中镇邪剑之威,这般暴雨般的攻势,就算是半步宗师,也唯有避其锋芒,不敢与其硬碰。   不过,安景此次的对手,却并不是一般的半步宗师,而是身受重创的宗师。   面对着他这般凌厉攻势,那具普惠菩萨没有丝毫避让的迹象。   迦叶指!   指光如细雨落地一般迎向了那剑光,而后又在无声之中,尽数的湮灭。   叮!叮!   剑影不断的湮灭,安景的眼神,也是愈发的凌厉,他那紧握着镇邪剑的手掌都是在微微的颤抖。   每一次激烈的对碰,都会有着一股极端蛮横的劲力涌来,如果他手中的镇邪剑不是一柄绝世名剑的话,如果不是他使用了鬼人化的话,恐怕此刻早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了。   宗师不愧是宗师!   鬼影和金光在黑夜当中碰撞,随后又消失。   叮!   漫天剑影陡然消散,镇邪剑破空而出,而普惠菩萨也是横空一指迎去,在那半空中犹如针尖麦芒一般,精准对撞。   砰!   可怕的劲风席卷开来,隐约可见气机波浪向着两侧翻涌而去。   “这鬼剑客实力真是奇怪,上次在三庙山若是这般实力,何须这般辛苦?”   法悟看着面前一战,心中已经不由得感慨起来,眼前这一战已经不输于普惠菩萨和林逸扬对战的精彩了。   尤其是那鬼剑客,神秘诡谲的影子,莫名让人有种不寒而栗之感。   可惜,这般精彩绝伦的对战,在场只有他一人能够看到。 谷</span>  若是在白日黄龙楼下,引起的轰动未必会小。   普惠菩萨眼中的金光,陡然闪烁,随后化成一道道金色的残影,而后一掌便是对着安景的胸膛重重拍下,空气仿佛都是在其掌下荡漾起淡淡的波纹。   随着一掌浮现,一圈圈金色的波纹也是乍现开来。   大地都是出现了一丝震颤。   宗师最厉害的便是其体内内力已经转化成了真气,那种真气施展出的武学,才是让宗师之下高手望其项背的原因所在。   安景感受到那惊人的劲道,顿时心中一颤。   普惠菩萨虽然遭到了重创,修为十成连三成都发挥不出来,但依旧如此可怕。   从中可以感受到林逸扬的厉害,竟然以半步宗师的修为使得全盛时期的普惠菩萨受创。   普惠菩萨这奔雷般的一掌,安景根本就无法躲避。   安景一看,便知道自己躲闪不了,当下深吸了口气。   轰!   磅礴的气机,在安景手中蔓延而去。   拔剑术!   安景手中镇邪剑一震,对着普惠菩萨平斩而去。   普惠菩萨眼中金光闪烁,一掌狠狠拍了过去。   咚!   沉闷的声音响彻而起,一股风暴在那对碰之地席卷而开,那凌厉无双的剑光,却仅仅只是坚持了瞬间,便是彻彻底底的蹦碎开来。   余下的拳劲劲道,重重轰在了安景胸膛之上。   砰!   低沉之声响起,安景的身体直接是被一掌震得倒飞了出去。   安景双脚重重落地,脚步贴在地面之上,向着后方急速退去。   “咔嚓嚓!”   随后只见其手中的镇邪剑狠狠的插进了地面,镇邪剑在地面上划出一道上数丈的深深痕迹后,这才让他稍稍稳住了下来。   安景还没有擦去嘴角的血渍,身躯再次向着前方一纵。   其身躯宛如鬼影,行走在黑夜当中,随后手中的镇邪剑脱手而出。   百步飞剑!   唰!   镇邪剑突然出现在了普惠菩萨身后,带着锋寒之气,这锋利的剑尖以一种刁钻狠辣的弧度,狠狠的对着普惠菩萨后心刺去。   普惠菩萨好似早就感应到了一般,身躯一动,便消失在了原地,那御空而来的镇邪剑直接扑了一个空。   “不愧是宗师高手。”安景站起来,他抹去嘴角的一抹血迹。   方才那百步飞剑若是一般高手,定会被刺穿身躯,但是却连普惠菩萨的衣角都没有摸到。   “施主,该老僧出手了。”   普惠菩萨双目依旧是闪烁着金光,他知道若是再斗下去,体内的伤势逐渐撕裂,到时候真的有可能会败在这鬼剑客手中。   咻!   普惠菩萨的身形已是化为一道金光飞纵而来。   轰隆!轰隆!   普惠菩萨不出手,一出手便是没有丝毫留手,巨大的金光指印落下,就像是一道巨大的金色石柱狠狠向着安景落下,连那明媚的月光都给遮蔽住了一般。   安景眉头一凝,手中镇邪剑一松。   御剑术!   锋锐的剑气呼啸在天地之间,就像是一道光刺出。   那镇邪剑之上附着澎湃激昂的气机,就像是从地府之中破土而出一般。   “哧!”   镇邪剑冰冷的迎向了那金色光柱,随后直接将其洞穿。   “不好!”   普惠菩萨暗道一声,只见那镇邪剑已然向着他眉心奔袭而来。   哄!   周围天地猛地暴动了起来,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浮现。   哗哗哗哗哗哗!   普惠菩萨体内金光涌动,磅礴,浩瀚的气息弥漫天际。   金刚不灭体!   咚!咚!   镇邪剑狠狠袭来,击中在那震荡的金光之上,随后爆发出刺耳轰鸣般的声音。   时间静止了一般。   镇邪剑剑尖点中了金光,但是却再难进入分毫。   一边是黑色的剑气,一边是浩渺,磅礴的佛光。   分庭抗礼,各自占据着夜空的半壁江山。   “哗啦啦!”“哗啦啦!”   随着两人气机逐渐衰退,普惠菩萨身躯一震,两人皆是向着后方退去。   普惠菩萨脚掌踩在地伤,金色气机如潮水一般汹涌滚来。   他站在金色浪潮中间,宛如高高在上的佛陀一般俯视着苍生。   轰!   一指点出,弥漫着令人胆战心惊的金色的光芒。   安景看到那金色的指光袭来,身躯一震,身躯化成鬼影,一剑再次刺去。   铿锵!   一道几乎爆炸的金铁交击之声响彻而起,随后气机风暴也是疯狂的向着远处蔓延而去。   一剑一指重重撞击之下,安景觉得一股手臂一麻,身躯下意识的向着后方退去。   轰!   普惠菩萨对拼一击后,似乎没有丝毫的异样,一掌再次冲来。   安景急速向着后方退去,体内气血翻涌。   而这一掌冲击而来,大有一副湮灭山河之势。   嗡嗡!嗡嗡!   镇邪剑爆发出轻吟的声响,好似幻化出了无数剑影向着前方刺去。   砰砰砰!   无数剑影直接被那金色的指光击碎,余下的劲风呼啸而来,几乎要把他给撕碎了一般。   “踏踏踏踏.....”   安景的脚步连连向着后方退去。   “汩汩~!”   被这一掌击退后,安景顿时再也忍不住了,口中几乎含着一口浓烈的血液。   三庙山,月夜下。   两大高手展开今天对战,气机交错之下,震得整个三庙山都是轻微颤抖。   “施主,得罪了!”   普惠菩萨压住体内的伤势,所有的内力都是汇聚而来。   轰!   下一刻,三庙山之上金光涌动,苍茫氤氲之中,好似有一道虚影浮现而出。   二分观世间,八分观自在。   一尊金色,犹如琉璃一般铸造的佛影屹立在普惠菩萨之后。   随后那佛影仿佛与普惠菩萨合二为一。   “轰隆!”   普惠菩萨一掌伸出,其背后佛影也是一掌碾压而下。   佛影掌落而下,仿若一座山岳重重落下,下方的安景在那巨大的掌印面前就像是一个蝼蚁一般。   空气都发出震颤之声,刺耳至极。   法悟看到这微微松了口气,方才那势均力敌的战斗,让他都认为鬼剑客还有胜算,但是此刻普惠菩萨金刚不灭体一掌落下,便让这鬼剑客所有的胜算都化为了泡影。   难道这鬼剑客,还能强的过林逸扬吗?  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   安景上方月光尽皆被挡住,入目之处化成了一片金光。   镇邪剑发出颤音之声,随后彷如得到内力的灌输,那颤音之声变得更加剧烈起来。   “咻!!”   随后脱离了安景之手,向着天空之上冲去。   百步飞剑!   御剑术是一招,没有变化。   但是百步飞剑却不同,他的剑能够操控,而且是有变化的。   天武级别的剑法,又岂是浪得虚名?   镇邪剑飞纵在半空中,随后那剑身竟然开始分化。   一分为二。   二分为四。   四分为八。   .......   瞬息间,那镇邪剑好似化成了无数飞剑,密密麻麻的,将整个天空都给覆盖住了,形成一片黑色的剑雨,迎着那金色的掌印而去。   安景身躯一纵,犹如鬼魅一般,冲进了那剑雨当中。   一把抓住了正中央的镇邪剑。   “嗯!?”   普惠菩萨看到这,随后面色微微一变。   下一刻,密密麻麻的剑雨迎上了那金光掌印。   “轰隆!”“轰隆!”“轰隆!”   天地间顿时爆发出一片片气机浪潮,疯狂的向着四周冲击而去。   安景也是感受到了普惠菩萨的压迫,浑身都是绷紧到了极致。   随后全身黑色气机全部燃尽,手中的镇邪剑释放出惊骇的剑光。   铛!铛!   只见那金色的佛影直接被撕裂,镇邪剑的剑光肆无忌惮的向着金色浪潮背后那普惠菩萨而去。   哗啦啦!哗啦啦!   普惠菩萨此刻怎么能挡得住这这一剑,身躯一震,剑光直接刺中了金刚不灭体之上。   ...........   渝州城内,不论是茶馆,还是酒楼都是一片喧嚣。   所有人都在议论着白日发生的大战,一个个神情激动无比,因为都是这场大战的见证者,这也是他们日后行走江湖吹嘘的资本。   “这林掌门还真是了得,半步宗师对战宗师。”   “要我说这宗师不愧是宗师,连手持凰剑的林掌门都败了,天下间有谁能管够以半步宗师击败宗师呢?”   “普惠菩萨不是说了吗?林掌门三年内必会到达第六镜,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这林掌门肯定是坐稳了。”   “今天你这一战,倒是让我收获颇丰,剑术大进,林掌门不愧是剑道巨擘。”   “西域净土的实力还真是不可小觑,我听说这普惠菩萨才成为菩萨不过三年。”   “不知道这佛门还有几个宗师高手,真是有些可怕。”   “今日佛门开坛讲法,一切顺利,看来这天下没有人能够党的了这佛门回归了。”   ...........   就在这时,渝州城外一道金光闪耀,随后伴有着惊人的剑气涌动。   这光芒似乎点亮了夜空。   “你们快看!渝州城外有佛光。”有人看着窗外惊道。   “好像是法喜寺的方向,怎么还会有如此强大的气机。”   “还有剑势,这剑势好生的了得,绝对是第五境顶尖剑客才能施展出来的。”一个剑客失声道。   ...........   渝州城内,一片慌乱,皆是被那金色的佛光和剑光所吸引。   .........   .........   此刻三庙山山腰之上。   安景和普惠菩萨的激战,已经到最后关头。   那镇邪剑点在金光之上,而周围却是成百上千的剑雨倾落而下。   两人皆是没有退后,金光与剑气再次僵持不下。   “轰!”   而这时,安景背后气劲爆发,所有黑色的气流尽数涌动如镇邪剑的剑身之上。   得到这气机的加持,镇邪剑光芒大盛,一往无前的刺了下去。   “咔!咔!咔!”   接下来震撼的一幕浮现了,那坚不可摧的金刚不灭体赫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痕,随后越来越大,似乎终于承受不住了一般,‘轰’的一声彻底爆裂开来。   “哇!”   随着金刚不灭体的破裂,普惠菩萨脚步连连后退,脸色涨的通红,随后再也忍不住了一般,一口血箭喷洒而出。   “师父!”   法悟看到这,目露惊骇之色,随后快步向着前方走去。   “我没事.....”   普惠菩萨身躯摇摇晃晃。   原本就有着旧伤,此刻再加上方才那一剑直接将他的金刚不灭体刺破,顿时间让他的伤势更重了。   败了!   普惠菩萨败了!   这个击败林逸扬的宗师高手,此刻败在了安景手中。   而安景此刻也是不好受,脸色一片苍白,全身已经是千疮百孔,除了被普惠菩萨所伤,还有那鬼人化留下的巨大后遗症。   不过这后遗症还没有彻底爆发,否则他早就倒在了地上。   “施主,剑术超绝,实力也是深厚,老僧败的心服口服。”   普惠菩萨深吸一口气才缓缓道。   “今日只是侥幸。”   安景目光平静,不喜不悲,手中镇邪剑插在地上,支撑着自己的身躯。   今日能够击败普惠菩萨,最重要的是他已然被林逸扬所伤,再加上燃烧了千年黑蚺的魂魄,施展了秘术鬼人化,否则以他地花修为,可能根本就不是普惠菩萨一招之敌。   “法悟,将舍利子给这位施主吧。”   普惠菩萨说道。   “师父........”   法悟听到这,顿时露出难色。   这可是他师兄,法智圆寂之后留下的舍利。   “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。”   普惠菩萨平静的道。   “是。”   法悟听到这,从怀中拿出了那金光灿灿,熠熠生辉的舍利子,最后一咬牙扔向了安景。   “多谢了。”   安景一把接住了这舍利子,心中一动。   有了这舍利子,他的金骨便可圆满,实力也能够提升一个档次。   “这舍利子,在下也不白借。”   安景沉吟了半晌,随后道:“五天后,我会将这半卷的敛气术送到法喜寺。”   完整的敛气术给普惠菩萨不可能,半卷倒是可以。   “多谢施主。”   听到安景这话,普惠菩萨不由得轻轻一笑。   “那今日就告辞了。”   安景收好了舍利子,随后身躯一纵落到了千年黑蚺的脑袋上。   该回家吃饭了。   “施主。”   就在这时,普惠菩萨突然道。   “何事?”   安景眉头一扬问道。   普惠菩萨问道:“这舍利子既然是借,不知道何时归还?”   借了还归还!?   听到普惠菩萨的话,安景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,随后驱使着千年黑蚺向着远处奔去。   “哗啦啦!”“哗啦啦!”   只见的那千年黑蚺身躯贴在山岩峭壁之下滑动,向着山下直奔而去,速度快不可查,一眨眼便消失在了普惠菩萨和法悟的视线之内。   “这鬼剑客不愧是鬼剑客,剑术诡谲,实力亦是如此。”   普惠菩萨看着安景消失的背影,忍不住道:“法悟,扶着为师,我们回法喜寺吧。”   法悟好奇的问道:“师父,你不是说没事.....?”   “那是说给鬼剑客听的......”   普惠菩萨苦笑了一声,“方才若是露出如此重伤之势,万一那鬼剑客起了杀心,就麻烦了,你可别忘了,旁边还有一头蓄势待发的异兽........”   法悟听到这,连忙扶着普惠菩萨向着山上走去。   原来和尚也会滑头......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pyp5.com。泡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pyp5.com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