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渝州城内传风波(万字更新求订阅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城北乱坟岗。   夜色森然,北风呼啸而来,宛如鬼哭狼嚎一般,让人不寒而栗。   “这镇邪剑还是要少用为妙........”   安景强撑着身体,将镇邪剑埋藏了下去,随后将两旁的雪洒在了上面,布置好后才离去。   即使这乱坟岗鲜有人烟,但也不能有丝毫马虎。   而后他又驱使着那千年黑蚺,潜回了那清河码头之底。   虽然千年黑蚺的魂魄没了,但是强大的肉躯和内丹还是存在,终有一日可以化作蛟龙。   做完这一切的安景,只觉得头晕眼花,鬼人化强大的后遗症开始涌了上来,使得他四肢开始乏力,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。   再加上和普惠菩萨对战留下的伤势,精血的燃烧,使得他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。   “还有一个麻烦.......”   安景还没有忘记那个水中月,低声自语了起来,“李复周走了,水中月竟然还暗中跟着自己,算了,等将鬼谷心法修炼到二玄境界,便可彻底将其迷魂.......”   到达二玄之境界,不仅可以修炼那纸人替死术,鬼谷迷魂的功力也会大大提升,到时候就能彻底将二品修为的水中月迷魂。   深深吸了口气,安景才将染血的长袍全部烧了。   随后背着小药箱,按照留在水中月体内气机一路奔行而去。   一路上,竟然发现周围有不少江湖中人,而他们的目标正是三庙山,神色匆匆,似乎在搜寻着什么。   “看来这些人都是被自己和普惠菩萨的一战吸引了过去。”   安景看着周围密林当中,匆匆而去的人影,心中暗道。   不过,此事已经和他无关了。   最终安景在林中发现了水中月身影,此刻他的双眼有些呆滞,看着立在枝芽上的鸟儿,不知道脑海浮现的是什么样的场景。   抹掉了水中月身上的鬼谷迷魂,安景背着小药箱沿着官道向着渝州城内走去。   “嗯!?”   水中月逐渐清醒了过来,只觉得大脑一片肿胀,好似都要炸裂了开来,连忙向着四周寻找自己的目标。   看到沿着官道而走的大夫,这才重重吐出一口气,身躯一纵,快步跟了上去。   .........   济世堂,灯火微暗。   不论多晚,这万家灯火,总有一盏是为他而亮。   这便是一种幸福。   “夫人,我回来了。”   安景从侧门走进,随后将手中的药箱放到了桌子上。   “怎么有气无力的?”赵青梅走了出来,奇怪的看着安景道。   “今天上山和药农一起寻药去了,有些疲乏。”安景强笑了一声道。   “这么累吗?”   赵青梅听闻,手掌轻轻放在安景肩膀上捏了一下,道:“下次就不要去了。”   于此同时,她的心中也是有些奇怪,夫君也是练过一些武学的,上山采药也会这般累吗?   “喝些水吧。”   赵青梅拿起旁边茶壶倒了一杯茶水。   “不碍事,也就今天一次罢了,许久没有登山,身体有些不适。”   安景接过茶水,一口喝了下去,道:“檀云人呢?”   赵青梅道:“她带着小黑仔出去散步去了,应当很快就会回来了,饿了吧?”   “嗯。”   安景点了点头,一天没有吃饭了,确实感觉肚子空空的。   “那我去给你热下菜”   赵青梅连忙走进灶房,开始忙碌了起来。   看着那繁忙的影子,还有灶房当中氤氲的轻烟。   安景不由得内心感觉到一阵温馨,缓步走了上前。   “怎么了?”   赵青梅转过身子,发现安景就站在她面前,不足一尺的距离,能够感受到温热的呼吸和那心脏跳动。   “有些累了,就是想抱着你。”   安景一把抱住了赵青梅,感受着怀中的温热,顿时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。   赵青梅心疼的拍了拍安景的后背,道:“你啊,让那些药农,猎户去采药就是了,到时候多给他们一些银子,没必要事事亲力亲为,这样做当然会累了。”   “好了好了,先吃饭吧,吃了饭好好休息一番。”   安景靠在赵青梅的肩膀上,感觉自己都快要睡着了一般。   “吃饭太累了。”   “吃饭还累啊,檀云听到了,不知道会有多高兴。”   “我和她不是一个物种的。”   “是是是,快吃饭吧,要不然一会就凉了。”   赵青梅嘴角扬起一丝笑意,“要是你现在不吃的话,等檀云回来的话,可能就没得吃了。”   “夫人说的是。”   安景听到这,顿时心中打了一个激灵。   若是说夫人吃过后,还能吃些剩菜剩饭,那么檀云不一样,连剩菜剩饭都没有......   顿时,安景老老实实坐了下来。   赵青梅将饭菜都端了上来。   闻到那饭菜的香味,安景顿时感觉食指大动。   “慢点.......”   看着安景大块朵颐的样子,道:“没人和你抢。”   “再来一碗。”   安景三口两口便吃完了一碗,伸手道。   赵青梅接过瓷碗又是盛了满满一大碗。   “夫人,我发现你最近的厨艺又进步了。”安景边吃边道。   “你喜欢吃就好。”   微弱的灯火之下,赵青梅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安景,心中也是被兴奋填满。   安景笑道:“夫人做的,我都喜欢吃。”   “夫君。”   “嗯?   赵青梅想了想,道:“,我有一件事和你商量一下。”   “说吧。”   “我想省亲回去一趟。”   “省亲!?”   安景手中微微一顿。   赵青梅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宗族那边还有一些长辈,当初也是看着我长大的,我想要回去看看,说来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去了。”   安景想了想道:“也好,那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回去吧。”   赵青梅独自一人回去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放心的,万一要是遇到了悍匪贼寇.......   赵青梅笑道:“夫君你放心好了,你忘了当初我还不是和檀云两人来这渝州城,我也是学过一些拳脚功夫的。”   安景放下筷子,一脸严肃的道:“那可不一样,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够对付谁?”   “夫君,我的三脚猫功夫怎么了,你还看不起我?”   赵青梅眨了眨眼睛,道:“你不也没怎么修炼过武嘛,我们一起回去还不是一样。”   安景嘴巴张了张,半晌后才道:“那也不一样,总之呢,我绝对可以保护你。”   “夫君,那你走了,这医馆怎么办?”赵青梅心中莞尔一笑。   “先关上两三个月,影响应该也不大。”   安景说了一声。   随后好似想到了什么,沉吟了起来。   在他的身上,已经被那黑色的机缘附身,随时可能都会有杀机,若是赵青梅回去省亲这也是一个解决隐患的机会。   但是让赵青梅独自一人上路,他又觉得不放心。   “嗯!?”   突然,安景眼中一亮,心中有了想法。   那洞窟门口还有两个木头人,实力在三品左右,即使差一点,两个木头人对付一个三品也是绰绰有余。   三品虽然在上三品中属于垫底,在江湖当中却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高手了。   当初大闹临江城,冲进临湖别院,想要杀江湖的飞鹰堡堡主,也不过是三品的修为。   赵青梅刚要继续说话,只见安景道:“此事等你将要走的时候再商议吧,也并不着急。”   “好。”   赵青梅笑了笑。   不多时,安景已经吃下了三大碗的饭。   “夫人,我有些乏了,今天就先睡了。”   安景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,感觉自己的眼皮都在打架了。   “去吧。”   赵青梅收拾起桌子上的碗筷。   安景缓步向着卧房走去,他现在只想快点躺下来,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快要炸了一般。   赵青梅看着安景背影,心中疑惑更深了,怎么会这般没有精神呢?   就在这时,檀云激动的从堂外走了进来。   “嗯!?”   赵青梅看着满脸通红的檀云,柳眉微微一挑,难道是有什么好消息?   “小姐,姑爷回来了?”   檀云深吸了口气,偷偷瞥了一眼锅里的饭菜道。   “回来了。”赵青梅点了点头。   檀云听后暗道一声可惜,今晚的饭菜很合她的胃口,她还准备临睡前给自己加个餐,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的了。   这想法只是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,随后快步上前,“小姐,我来吧。”   她怎么敢让赵青梅在一旁洗碗筷!?   “调查清楚了吗?”   赵青梅传音道。   “法喜寺便封山了!”   檀云深吸一口气,才缓缓回道:“根据法悟对众弟子透露,普惠菩萨回三庙山之际遇到了鬼剑客,最终败在了那鬼剑客之手。”   鬼剑客,终于再次出现了!   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他的名号了,没想到再次出现,就干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,檀云怎么能不激动?   “哦?”   赵青梅听到这,心中一讶。   普惠菩萨那可是宗师之境的高手,就连林逸扬都败在了他的手中,鬼剑客竟然能够将其打败?   任谁听到这消息都会觉得难以置信。   这消息若是传出去,其风头瞬间就就会盖住白日林逸扬和普惠菩萨的对战。   如果安景在的话,心中顿时会暗骂这老和尚不讲道义。   这分明就是普惠菩萨故意散布出来的消息,其中用意颇深。   鬼剑客隐匿身份,在他受伤之际挑战他,最终‘借’走了舍利子,普惠菩萨将这消息散布出去,等于是扬了鬼剑客之名,让更多的人关注了他。   这其中好坏参半,有助扬名之嫌,同样也有捧杀之举。   檀云眼中带着兴奋,道:“小姐,那鬼剑客的实力真是高深莫测,竟然连宗师高手都能击败,这也太可怕了吧?”   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暗中让人宗的探子调查,但关于这鬼剑客一直是杳无音信,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   没想到这鬼剑客竟然击败了普惠菩萨。   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!?   赵青梅奇怪的看了檀云一眼,心中有些不解,那鬼剑客实力高深莫测不假,但是你高兴什么啊?   “确实可怕,但此事真假还尤为可知。”   赵青梅思忖了片刻,冷静的道:“三庙山之上,此人的修为还不过是地花境界,怎么可能击败的了普惠?”   普惠菩萨的实力她是尽收眼底,那鬼剑客如果真的能够击败普惠菩萨,这实力简直不可想象。   檀云也是点了点头,随后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小姐,那此人我们要不要调查他的身份,将其招入我魔教,这可是壮大我魔教声威的好机会啊。”   这檀云脑袋是开窍了吗?   赵青梅心中有些诧异,随后摇了摇头道:“暂时先不用,这人行踪诡秘,行事也是天马行空,让人琢磨不定,显然并非是一个拘泥于禁锢之人,想要将其收服恐怕很难,待我回来之后再说.......”   之前魔教人宗就已经暗中调查过了鬼剑客,但是任何线索都是没有,反而耗费了大量人力和物力。   如今李复周离开江南道去了玉京城,而火中云和鬼面佛陀则是身死,已经没有更多的人手去调查此人身份了,除非让水中月去调查。   “知道了。”   檀云听到这,心脏就像是猫爪一般痒痒,但赵青梅的命令她可不敢违背。   赵青梅想到了什么,道:“水中月那边的消息呢?”   檀云连忙回道:“水护法说姑爷今天上午去钓鱼去了,下午才上山采药,直到接近亥时才下了山.....”   檀云只说了一般,水中月还说他白日时候脑袋有些昏沉,仿佛出现了幻觉一般.......这话檀云自然不敢和赵青梅讲。   仔细听来,这分明就是玩忽职守,不负责任,若是让赵青梅知道了,肯定是直接就按教规处置了。   赵青梅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   “对了,还有那齐云的讯息也调查出来了。”   檀云继续道:“那玉淮大真人和齐云就在城外三十里柳木山庄当中,据说是齐云嫌弃城内烟火气太重,心中不喜,估计是想要做些苟且之事。”   赵青梅心如止水,道:“我知道了,你洗过碗筷便下去休息吧。”   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最佳动手的时候,等到将要离开江南道的时候,才是最佳时机。   “是。”   檀云低声道。   .........   渝州城,幽静的别院。   渝州城玄衣卫的据点被摧毁后,很快便重新选择了一处。   毕竟渝州城也并非一般城池,需要玄衣卫去坐镇。   此时的大堂宴席上。   席元均高高坐在上首,神情悠然,此刻那饮尽无数高手鲜血的龙凤双环放在一旁,他的手中却是拿着一精致的手鼓。   “咚咚咚~!”   那手掌拍下去,就像是骤雨一样,富有极强的旋律和节拍。   贾十五手中筷子敲打在酒盅之上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,分明是两件不相合的声音,但听起来却别有味道。   贾梅仙在旁静静的听着,不由得有些入神。   “有些乏了。”   不多时,席元均停手。   听到这,贾十五也是收起了手中的筷子,“太久没这般放松了。”   “哈哈哈哈。”   随后二人相视大笑了起来。   旁边美貌的侍女,连忙上前给两人酒杯斟满了酒。   “贾兄,我等也有数年没有喝过了。”   席元均举起酒杯道。   “七年了,好久了啊......”   贾十五眼中陷入了回忆,道:“上次还是席兄来我岭南道卜城,那一次我们二人喝到了天亮。”   相识满天下,知己有几人?   想到这贾十五内心当中不由得有些感慨起来,像他们这般半个身子进入土中的人,这一生还有多少个七年呢?   席元均浑浊的双眼也是带着一丝难得的笑意,“今日,就让我们二人喝个痛快好了。”   两人举杯,随后一饮而尽。   “席兄,此时四下无人,你我不妨直说。”   贾十五沉吟了半晌,道:“你......有几成的把握?”   宗师之境,虽然不能像大宗师一般延寿三百年,但是也可以促使筋骨强健,尤其淬炼出了金骨,多活个数十年没有多大的问题。   在古籍上记载,最年长的宗师活到了一百六十多岁,而大多数宗师也是有着百岁高龄。   对于半步宗师而言,能够到达宗师之境,也是人生一大机缘。   席元均沉重的放下酒杯,缓缓生出了三根手指。   “三成吗?”   贾十五看到这眉头紧皱。   要知道席元均已经此前突破这桎梏失败过了,现在再次突破,也只有三成的把握。   席元均重重叹了口气,道:“贾兄啊,你可知道这宗师之境困难?半步宗师和宗师看似只有一个境界差距,但是实力却是天差地别,要不然那剑道奇才林逸扬,手持凰剑也没有能击败普惠菩萨,而那普惠菩萨不过成为宗师三年罢了。”   贾十五沉默了。   如果说席元均只有三成的话,那么他呢?   他估计只有一成不到。   基本就是没有丝毫机会,一旦冲破这桎梏失败,对于精气神都是一种打击,甚至会损耗本源,急速寿元的流逝。   席元均眼中带着一丝精芒,“不过,就算只有三成,席某也要一试。”   “席兄。”   贾十五看到这,想了想道:“我听说赵国黑冰台有一奇丹厌血丹,可以增加半步宗师突破至宗师的概率.......”   席元均眉头一凝,“黑冰台?乃是赵国邪教罢了,那厌血丹有着操控之效,吞服之后便会成为黑冰台爪牙,一辈子受人驱使,成为奴仆,一世英名尽毁,我席元均就是突破桎梏而死,也不可能吞服这厌血丹。”   赵国和大燕体制截然不同,如果说燕国乃是王权之上,那么在赵国便是以教治国。   黑冰台便是赵国最大的教派,也是权力统治的中心,阶级制度固化,等级极为森严,底层百姓可谓暗无天日,只能遵从他们唯一的信仰。   这黑冰台来历也是极为神秘,没人知道他们是何人建立。   数千年前,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,有人说是秦朝遗脉,也有人猜测乃是大周皇室,当初赵国和大周对立,大周一心想要收服赵国,便派遣高手在赵国建立了黑冰台,想要从内部将其瓦解。   没曾想大周朝却先分崩离析,土崩瓦解,一分为九。   而黑冰台失去了背后之手,竟然迅速发展,逐渐掌控了整个赵国,组建了以黑冰台为轴心的强大国家。   对于黑冰台来历,众说纷纭,但好似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来历。   黑冰台不仅麾下高手众多,而且还通过各种手段控制着赵国乃至天下各地高手,其中厌血丹便是其中一种手段。   据说那血灵决便是从黑冰台中流出,至于真假除了那血灵门门主血灵子之外,恐怕没有多少人知晓,而这血灵子也是死了数百年了。   “哎。”   贾十五听到这,叹了口气,“席兄所言甚是。”   “踏踏踏......”   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只见一个金字捕头急匆匆走了进来。   “大人,关于三庙山之战,已经调查清楚了。”   “讲。”   席元均淡淡的道。   那金字捕头额头之上冒着冷汗,颤声道:“交手的正是普惠菩萨和鬼剑客,最终普惠菩萨败在那鬼剑客之手......”   席元均眉头一挑,仿佛听错了一般,“你再说一遍?”   而贾十五手中的动作也是一顿,露出一丝错愕。   金字捕头深吸一口气,道:“普惠菩萨上山之际遇到了鬼剑客,最终败在鬼剑客之手。”   “鬼剑客!?”   席元均双眼一睁,心中大震。   “普惠菩萨败了!?”   贾十五呢喃道。   而一旁的贾梅仙也是愣住了。   普惠菩萨的风采还在众人脑海当中,那宗师之威,镇压了当代绝世剑仙。   但是此刻那普惠菩萨竟然败在了鬼剑客之手,这让人如何能够不震惊?   “那普惠菩萨应该是被林逸扬重创了。”   席元均笃定的道。   他也知道一些鬼剑客的实力,若是能够直接击败宗师高手的话,显然不大可能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普惠菩萨被林逸扬所伤,而后再跟鬼剑客交手落败。   但尽管如此,这鬼剑客实力也是深不可测,甚至可能不低于林逸扬了。   贾十五重重吐出一口气,道:“真是太可怕了,这世间可能又多了一位可怕的剑仙高手,不知道他为何藏头露尾,真实身份又是谁......”   席元均点了点头,心中却是出现了一丝阴霾。   鬼剑客斩杀两个大天罡,现在还是他玄衣卫通缉的人物,类似于这等剑仙高手,大多都是无疾而终,要么就只能等着玄衣卫都督出手。   “真是多事之秋啊。”   良久,席元均叹了口气。   .........   渝州城城外,柳木山庄,卧室。   此刻那房间中檀香袅袅升起,迷乱心神。   仔细听去,好像有靡靡之音从中传来,不多时渐渐消去。   那床榻之上,玉体横卧,轻纱遮掩,反而更加让人血脉喷张,不能自已。   这正是一曼妙女冠。   旁边齐云靠在那女冠大腿上,手中还拿着一白色粉末。   真一教乃是大燕国教,掌握着当今江湖最大的丹药营生,天下各地林林总总的教众算上来比之漕帮的人数也是不少,人数一旦多了,那自然鱼龙混杂,其中蝇营狗苟,龌龊下流,自然不足为人道也。   “这渝州之地的风景美,人儿更美.......”   齐云轻笑一声,手掌轻轻抚去。   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   “先穿上衣服。”   齐云脸色陡然一变,一把抓起旁边的道袍便是披在了自己身上。   满脸潮红的女冠也是心中一惊,手忙脚乱的寻找这衣衫。   “咯吱--!”   齐云缓步走了出来。   迎面便看到了眉头紧锁的玉淮大真人。   “大真人,怎么回事?”   “有大事发生了。”   玉淮大真人走上前,道:“鬼剑客现身了。”   “真的?!”   齐云听到这心中顿时一喜,但随后便觉得有些奇怪,这明显是一件好事,为何玉淮大真人却愁眉不展?   玉淮大真人长长舒了口气,道:“就在不久在三庙山山腰,鬼剑客击败了普惠菩萨。”   “什么!?”   齐云彷如晴天霹雳一般,道:“你说鬼剑客真的击败了普惠菩萨?”   玉淮大真人点了点头,“这是法喜寺流出的消息,八成是真的,毕竟散播这消息对于佛门来讲,并没有任何好处。”   齐云愣住了。   鬼剑客竟然击败了普惠菩萨!?   玉淮大真人沉吟道:“依我看,我们还是不要去搜寻这鬼剑客的麻烦了,他实力绝对不低于林逸扬的顶尖剑客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”   这等可怕的实力,自己和齐云去寻他,无疑是自找死路,此人不杀上来便已经要烧高香了。   “此事有蹊跷.......”   齐云双拳一握,心中有些不甘。   玉淮大真人道:“依我看,我们不如早些回去,留在此地,总觉得有些不妙。”   若是没有察觉到这鬼剑客是大罗派传人,还能让他安心一些,现在这鬼剑客疑似大罗派传人,这让玉淮大真人如何不担忧?!   要知道大罗派的上一任掌门燕绍山,便是死在了真一教之手。   这鬼剑客会不会寻仇来,还真的不好说。   “大真人莫要着急。”齐云冷静的道:“此事未必是真,里面说不定有什么猫腻,我们还需确认后在做决定。”   “况且现在渝州城中有席元均在,他还能真的敢来不成?”   如果近在咫尺的大罗心法就在眼前,让他放弃了,他心中多少有些不甘心。   “可是.....”   “玉淮大真人难道不觉得此事古怪,要知道三庙山一战,这鬼剑客不过初入地花境界。”   “好吧。”   玉淮大真人点了点头,其实他的心中也是疑惑不已。   这鬼剑客明明是地花境界,怎么可能是那普惠菩萨的对手呢?   难道这事情真的有猫腻不成?   ........   一夜之间,在法喜寺消息散布之下,这一战传遍了整个渝州城,但还没有彻底发酵。   直到次日,犹如一颗巨石投入到了汪洋湖泽当中,掀起了滔天巨浪,这消息比之林逸扬和普惠菩萨的大战还要让人震惊不已。   毕竟林逸扬挑战普惠菩萨在众人看来,普惠菩萨明显胜算较大,就算林逸扬获胜了,自然也没有鬼剑客击败普惠菩萨这件事更让人诧异。   林逸扬是谁,那可是玉衡剑宗掌门,七岁便已经成名,在江湖当中享誉三十多载的剑仙之一,而那鬼剑客又是何人,在江南道却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,但是和这江湖当中的巨擘相比,之前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高手。   但此刻鬼剑客却击败了普惠菩萨这等宗师高手,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。   一时间,渝州城都变得沸沸扬扬,其喧嚣程度比之昨日更盛。   客栈中。   “昨晚发生大事件了。”一个剑客急匆匆走了过来。   “什么大事件?不就是林逸扬和普惠菩萨的大战吗?”旁边同伴哈哈一笑,道:“你还活在梦里不成?”   周围众人也是轻笑了起来。   毕竟昨天那场旷世大战,对于一般人来说一辈子也就只能看到一次。   “放屁!”   那剑客脸色涨的通红,“老子得到了最新的消息。”   “能有什么消息啊?收拾一下返程吧,昨日也算是不虚此行了。”剑客的同伴笑了笑道。   “这绝对是比昨天还要可怕的消息,可怕数倍不止。”   剑客颤声。   “怎么可能!”   周围众人都是摇了摇头,觉得这个剑客是疯了。   普惠菩萨和林逸扬的大战,还能有比这更惊人的消息!?   剑客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普惠菩萨回三庙山的时候遇到了鬼剑客的挑战,败给了鬼剑客。”   话音一落,整个客栈都是一静。   仿佛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到一般。   “真的假的?张立,你可别瞎说啊。”剑客同伴咽了咽口水。   普惠菩萨是谁,那可是宗师级别的高手啊。   “这事是假的吧......”   周围众人也是满是惊愕,眼中尽是难以置信。   那剑客带着一丝冷笑道:“当然是真,此事可是从法喜寺传出,现在已经传疯了,可能只有你们还不知道吧......”   瞬间,众人面面相觑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。   轰!   下一刻,整个客栈犹如火山爆发一般,彻底沸腾了起来。   而这,只是渝州城某处的缩影。   整个渝州城都陷入了疯狂,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这件事。   这一幕,发生在渝州城各个地方,甚至还向着周边扩散而去。   天空上信鸽,隼鸟不断,几乎一刻没有停过,都在将此地的消息向着天下各地扩散开去。   除了惊讶于之外,更多人开始好奇,搜查鬼剑客的身份来了。   这般热闹比之昨日更加疯狂,毕竟这横生波折之事,更加让人匪夷所思,更加难以置信,尤其是那鬼剑客神秘莫测的身份,更是让人众人心中好奇。   “怎么一大早又吵起来了?”   林逸扬站在窗口,看着楼下议论四起的众人。   秋万霞在旁收拾行李,道:“昨晚普惠菩萨回山,遇到了鬼剑客挑战,最后普惠菩萨败了。”   “原来如此。”   林逸扬听到这,微微点了点头。   “你倒是平静的很。”   秋万霞摇了摇头笑道。   若是寻常人听到此事,定会眉头紧锁,面露讶然之色,但是在林逸扬眼中却看不到丝毫神情变化。   毕竟在旁人看来,他败在了普惠菩萨手中,而鬼剑客击败了普惠菩萨,这似乎就间接证明着他不如这鬼剑客。   林逸扬淡淡的道:“普惠菩萨硬接我一剑,别看他表面轻松,肯定是遭到重创,那剑客乘着他受伤之际挑战他,就算胜了又如何呢?”   “况且那普惠和尚在我看来,实力也不过平平无奇,等我到达第六镜,三花圆满到达宗师,只需一招。”   秋万霞笑了笑,道:“那我们现在是......”   “回山门。”   林逸扬丝毫没有因为这鬼剑客的出现而影响了心绪,其实在他的内心当中,普惠菩萨并没有多么了不起。   况且还是一个被他重创的普惠菩萨。   而能够让他看得上剑客,这天下至今还没有。   “山下的这些饭食太难吃了,还是师妹的做的好吃些。”   “你这般着急会山门,是因为了这个吗?”秋万霞眉头一挑笑问道。   林逸扬解释起来:“吃不惯,心情自然就不顺畅,影响练剑的心情,而且这数十年我已经习惯你的口味了。”   秋万霞微微叹了口气,有些失望的道:“我倒是不想急着回去,好不容易下了趟山,我觉得四处游玩,观光一番也是不错,你说呢?”   林逸扬看到,连忙一脸认真的道:“多领略一些风光,拓展了视野和心胸,也是一种修行,师妹说的极是。”   .........   济世堂,卧房。   一缕阳光缓缓透过窗棂照射下来。   安景缓缓睁开了双眼,顿时感觉头疼欲裂,仿佛都要炸裂了一般。   “看来最少都需要十天半个月了,等到伤势完全恢复的七七八八了,才能淬炼那一颗舍利。”   “哗!”   就在这时,地书浮现出一片耀眼的紫色光芒。   “提示:在柳木山庄当中有紫色机缘。”   不过他此刻头脑有些昏涨,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书释放的紫色光芒。   “先起床吧。”   安景揉了揉脑袋,穿上衣服后便走向了堂前。   今日,又是一个久违的晴天。   赵青梅正坐在柜台前,面前是一本书册,淡淡的阳光照射而来,洒在那精致的脸庞之上,明珠生晕,美玉莹光。   阳光的柔和,还有那眉宇间独有的英气,撩人心神的红唇,多种难得可贵的气质融于在一人身上。   就像是一段尘封许久的时光,再一次被轻轻打开。   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。   “夫君,你醒了?”   听到了脚步声,赵青梅抬起头来笑道。   “醒了,感觉睡的舒服极了。”   安景伸了伸胳膊,看向门口,“这小茶馆今日怎么这般热闹?”   而小黑仔则趴在门口晒着太阳,听到动静后的它瞥了一眼安景,缓缓站起身,抖了抖毛,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地方趴了下来。   看到这,安景不由得有些感叹。   不知道这小黑仔过上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。   “好像是有大事发生了吧。”   赵青梅笑了笑:“檀云一大早便去了隔壁茶馆,据说来了一个新说书的。”   “哦?”   安景心中一动,“那我可要去听听了。”   檀云这丫头平日不是不喜欢听书吗?这次怎么这般积极了起来?   “等等。”   赵青梅一把拉住了安景,“先把早饭吃了。”   “不吃了,我现在根本就不饿。”   安景笑道。   “哥哥。”   赵青梅走上前,手指轻轻摸在安景胸前点了点:“我花了一个时辰熬得老母鸡汤,你确定不吃吗?”   安景一听,连忙道:“那就先吃了这老母鸡再去吧。”   老母鸡,这可是好东西啊,而且还是夫人煮了一个时辰。   想到这,安景急匆匆向着灶房走去,满怀期待的打开了锅盖。   只见那铁锅之中空空如也。   一滴鸡汤都没了。   “咦,鸡汤呢?”   安景拿起锅铲动了动。   看到这,他的心中顿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。   “汪汪!汪汪!”   就在这时,小黑仔跑了过来,两个前脚掌搭在安景的腿上,不断吐着舌头。   “是檀云偷喝了我的鸡汤?”   安景一把提溜起来了小黑仔。   那可是赵青梅给煲了两个小时的爱心鸡汤,他竟然一滴都没有喝到。   “汪汪!汪汪!”   小黑仔一双无辜大眼睛眨了眨。   “走,算账去。”   安景看到这,快步向着堂外走去。   “夫君,你不喝鸡汤了吗?”   赵青梅疑惑的道。   “我先去找檀云算账。”   安景说完,便径直向着旁边的茶馆走去了。   “算账?”   赵青梅听闻顿时有些不解。   大通茶馆内,人声鼎沸,好不热闹。   茶馆伙计看到安景,顿时笑道:“安大夫,今日来听书啊,那可赶巧了,今天可热闹有趣了......”   “伙计,再添些茶水来。”   一道清喝之声传来。   伙计不再言语,连忙提着茶壶走了过去。   此时在台上,一个说书的正拿着惊堂木绘声绘色的讲着。   “啪!”  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,满座皆惊,似乎已经到了紧要关头。   “这剑客啊,剑招诡谲,精妙无双,刘青山一手青阳大掌印落下,只见他手中长剑一抛,你们猜怎么着了?”   有人端起茶杯,听到这手中动作也是一顿。   在场众人都是屏气凝神,不敢言语,脑海中似乎回想着这一幕。   安景则是有些奇怪。   那说书冷笑一声,才继续道:“只见那飞剑竟然化成一道流光,刺破了大殿的光芒,犹如流星一般坠落而下,直接刺穿了刘青山的掌印,划破了刘青山的手掌,随后身躯一纵,潇洒离去,大殿中只剩下了那鲜血滴落的声音。”   “嘶--!”   茶馆之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。   安景这才恍然,原来这说书的在说他在轮转殿大战刘青山的一幕,他说怎么听着有些熟悉呢。   此时在角落当中,一个身穿红色棉袄的小丫鬟正翘着二郎腿,手中拿着瓜子,津津有味的听着,看到那说书的听了下来,连忙站起身道:“后来呢?你说啊,别买关子了。”   “是啊,快说啊。”   “后来怎么回事了?”   .........   安景缓步走了过去,轻咳了一声。   “咳咳!”   听到这声音,檀云回头一看,不由得笑道:“姑爷,你今日怎么睡的这日上三竿才起来,你以前怎么教训我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.......”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pyp5.com。泡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pyp5.com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